Sophia(5)

你獲得人生的第一樣東西,於是你的心也得了第一個滿足,接著你得到了第二樣東西,但奇怪的是這一次卻只得到一半的滿足,再接下來第三樣東西更剩四分之一不到,你為這個不圓滿的狀態感到不滿足,以為是追求的東西不夠多,於是你花了更多的時間去追求東西,但奇怪了,你的心就像破了洞的口袋一樣怎麼也填不滿滿足,這下怎麼辦?

好罷,那你想:既然得不到滿足就不要滿足就好。沒多久你就忘了滿足,但還是不斷地努力追求東西,那這次又是為了什麼?

你說你得好好想想。

迷途的羔羊

男孩哭紅了雙眼向我走來,無人陪伴。他走過一對父女,女兒對父親說:那個男孩在哭。是不是迷路了?男孩來回徘徊,再次經過父女,父親向著男孩的方向問:你迷路了嗎?男孩點頭。我不斷地回頭察看,心想這對父女應該會幫他什麼,沒想到他們還是讓他走了。父親專心看著手中的傳單,無意幫忙。令人訝異。我還是往前走,慢慢地,不時往後望,然後轉彎進入巷子,內心不安。回頭,看見男孩也走進巷子,我走向他,開始問線索,幫他打電話,陪他等家人來接他。男孩八歲住附近,他說他知道回家的路,他說不是第一次走失,只是每次都會被找到。男孩或許覺得這一次跟之前的任何一次一樣,一定能在父母找到他的一刻得到完滿,而且無論如何,父母焦急與急切地找他,也能使他感覺到被疼愛吧。

父親來了之後先向我道謝,接著對小孩說:都這麼大了還……。

做夢

最近不斷做夢,記不起來任何細節,但仍然可以知道夢的內容與哲學有關,感覺像我在夢裡與人討論哲學,自言自語也有可能,我記不得裡頭是不是有其他面孔。最近的夢跟以前不同,以前的夢充滿人物、動作、場景,我可以在醒了之後還記得情節或細節,只要記得起來的就永遠忘不了,像墨水轉印在白紙上,變成一張張的圖像錄在記憶裡,像無聲電影,一旦觸動哪根神祕的神經,它就在眼前以跳格、沒有字幕、單色、復古的影像開始播放。

剛剛突然想到一個怪異現象:為什麼夢不具科技質感?我的夢似乎充滿復古情調,夢裡的場景也與現實世界差別不大,最大不同的地方應該是省略刪去裝飾性的物件。做夢的主人藉著意識把不屬於當晚該出現的道具一一搬走,相對的等於,夢裡出現的任何一樣東西都變成了必要的存在、象徵的符號,而且,即使它們扭曲變形還是能清楚無誤地被指認出來,例如,人在夢中以各種怪異、驚駭、可怕的方式出現,他變身像怪獸、頭長在肩膀上或拿在手上、眼睛長在後腦勺讓人可以往後跑,或是身分被混淆、臉孔被置換、場景被扭曲等等的偽裝,也無法蒙蔽人的心智,我們依然辨認了當中的荒謬。難道在夢裡的我們比現實生活的自己更能辨別真假?

有場景的夢容易被記憶,即使沒有聲音也無妨。在現實生活中,我們也大多依賴圖像來記憶與回憶,而聲音通常依附在影像中才被記錄下來;我最近的夢都是聲音沒有影像,是不是因為這樣才記不得自己說了什麼?如果我可以確定自己在夢裡思考哲學、辯證命題的話,為什麼我不記得自己說了什麼、學了什麼?記得在一天夢裡,我學著生命哲學,但在那之前,現實中我的腦袋裡卻沒有任何生命哲學的資料;還有一天夢裡,我竟辯證起胡塞爾的現象學?我的媽呀,什麼鬼。我在夢裡學習。可惜。什麼都記不起來。倒是記得前幾個禮拜,夢見自己在公車上非常自然地點上一根菸,大剌剌地抽了起來,接著就被一堆乘客趕下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