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25年的滋味-Miro

馬納利(Manali)是目前為止我覺得最不像印度的地方,可以說完全被外國人佔領。馬納利原本只是山裡的普通村落,冬天下雪更是了無人跡,英國人來了之後把它的美帶回歐洲,漸漸地,歐洲人來了一些,商店也開了一些。沒多久歐洲人發現這裡到處都是自然原生的大麻葉,消息傳開,歐洲人蜂擁而致,於是商店餐廳旅館酒吧蜂擁林立,成了現在的馬納利。當地人說過度觀光化的馬納利讓歐洲人漸漸不想來了,反而以色列人變多數;以色列無論男女都要在完成學業之後服兵役,兵役一結束就來馬納利或德蘭薩拉(Dharamsala)度假享樂,有的人一待就是半年。我看到不少以色列女生騎著重型機車橫行一帶,非常帥氣,果然當過兵就是不一樣。

繼續閱讀「流浪25年的滋味-Miro」

在路邊的一泡尿

北北印最主要的交通工具不是火車而是客運,我花了14個小時的長程客運從Amritsar的下午坐到Manali的早上。客運不比火車;破舊、價格高、位置超小,不幸,你旁邊坐的是個壯漢,那你的位置只剩下一半,更不幸,如果壯漢睡熟了把你的肩膀當枕頭靠,那你就只能祈禱時間可以飛快一點。

繼續閱讀「在路邊的一泡尿」

你屁股底下是我的床單

到達阿姆里薩已經晚上將近9點。兩個一起下火車的印度人幫我詢問從車站到舊城的嘟嘟車費用,車資是100盧比,心想當地人應該不會坑當地人,於是就上車了,後來在車上推算一下車程距離,我猜是多付了一倍的車錢。不過,對於這樣的事我已經不太在意,有些人跟我說遇上這種事,讓他們生氣的不是為了那一點錢,而是不甘被騙。一開始遇到這種事我也會生氣被當肥羊宰,但後來我的想法改變了;我想,為什麼要為了我在台灣根本不在意的20、30塊跟人家爭的面紅耳赤?而又基於什麼理由讓我自己覺得被騙?對於買東西與嘟嘟車三輪車這種你來我往的喊價規則,我後來的哲學是:適可而止,皆大歡喜。當然不一定適用所有人。

繼續閱讀「你屁股底下是我的床單」

售票窗口前的哽咽

自從轉了個大彎去到恆河聖城瓦拉納西之後,我把原本計畫好的路線丟在一邊,不再按圖索引,而是隨著旅途中任何可能的線索去到下一個目的地。是很隨性很灑脫很有趣,但伴隨而來的風險就是;你的腦袋被”接下來該去哪裡”給佔據,等到你理出頭緒,後面還有一堆事情等著你處理,例如訂車票訂旅館這類煩人的事。訂旅館是選擇題,通常Lonely Planet上標示的旅館大多會集中在某幾區,交通便利而且靠近主要景點,只要到達的時間是白天,即使不事先預訂到當地再找也可以,但訂火車票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買不到車票的後果就是等待,等待,再等待。離開會延遲,停留天數會變長,相對的你的錢在哭泣。

繼續閱讀「售票窗口前的哽咽」

來大吉嶺喝杯茶?!

在路上將近一個月,我來到不像印象中的印度的大吉嶺。在這裡,西藏人、尼泊爾人與不丹人是多數;這裡的店家不會在你經過的時候因為過度熱情而嚇跑你,路上也不會有人來騷擾你,也或許是曬黑之後讓我看來像個尼泊爾人,我不再覺得備受注目,也相對還我自在。不過,雨季已如期到來,山頭籠罩在層層濃霧裡,百分之兩百的溼度,薄薄的小內褲晾了一天還像剛洗好時一樣。

記得在齋浦爾遇到的一個新加坡男生剛從大吉嶺過來,他說大吉嶺的夜晚有著滿天的星斗,但我只看到小小的一顆孤獨地掛在黑幕裡;當地人說雨季的前後可以遠眺聖山Kanchenjunga,印度第一高峰也是世界第三高,但我連近在眼前的群山都難以辨識。 離開大吉嶺之後來到錫金,才明白,舟車勞頓去到大吉嶺不是為了看風景也不是喝紅茶,而是為了讓我找到一本書。

繼續閱讀「來大吉嶺喝杯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