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25年的滋味-Miro

馬納利(Manali)是目前為止我覺得最不像印度的地方,可以說完全被外國人佔領。馬納利原本只是山裡的普通村落,冬天下雪更是了無人跡,英國人來了之後把它的美帶回歐洲,漸漸地,歐洲人來了一些,商店也開了一些。沒多久歐洲人發現這裡到處都是自然原生的大麻葉,消息傳開,歐洲人蜂擁而致,於是商店餐廳旅館酒吧蜂擁林立,成了現在的馬納利。當地人說過度觀光化的馬納利讓歐洲人漸漸不想來了,反而以色列人變多數;以色列無論男女都要在完成學業之後服兵役,兵役一結束就來馬納利或德蘭薩拉(Dharamsala)度假享樂,有的人一待就是半年。我看到不少以色列女生騎著重型機車橫行一帶,非常帥氣,果然當過兵就是不一樣。

 

我住在馬納利舊城,雖然街上時常放著惱人的電子音樂,但只要幾分鐘的路程就可以走進大自然享受寧靜。感冒的我不想去健行,成天就是到處走走看看,但這走走看看卻開啟了我冥想的第一道門,讓我遇見了一個在國外飄蕩了25年的捷克狂人Miro。

Miro看來比他的實際年齡老,我想他不到50歲,不過一開始看到他,我以為他應該早超過50。25年前捷克還對外封閉時,他跟好友Carlos便出走到西班牙,一開始住街頭打黑工,後來在當地逐漸混熟了,累積了人脈後便開始經營餐館,前後在西班牙待了16年,一賺到足夠的錢就去旅行,足跡可是踏遍世界各地。他從15歲開始就知道自己的人生目標,就是看這個世界。

11年前他來到人生的轉折點,開始由外在的冒險轉向內在的探索。他開始吃素,戒掉菸酒。捷克人很能喝他說。當他15歲時一次就能喝掉10-15瓶的啤酒,一個晚上喝掉2-3公升的烈酒還清醒。在馬納利的其中兩天,我們一起喝茶、去森林散步、去溪邊聽河流的聲音,當中伴隨著無數的交談;他分享他的旅行、與好友的冒險故事、家鄉的美,以及他的能量治療經歷等等。

我問了他很多問題,我問他:快樂的感覺是什麼?一開始他笑著,不知道如何回答我的問題,接著他說:想知道快樂是什麼,那就開始冥想。冥想是一種知識,透過不斷地練習,慢慢一層層地剝開自己,誠實地面對並接受自己的一切,直到找到內在真正的平靜為止。因此,無論遇到什麼事,你都能很快找到平衡點,就會快樂。而每個人領悟的時機不同,無法求快,時間到了你自然就會知道。但就是要不斷地練習。

還有很多很多,我在Miro身上聽到很多,學到更多。他曾經是如此地狂傲不羈,而現在是如此地平靜謙遜。我在他身上看見的自由,不是做自己想做的事,而是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任何面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