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賣著我設計的銀飾!

最後,我搬到了巴宿 (Bhagsu)。早上11點才開始的中文課讓我有足夠的時間悠閒地晃到Mcleod Ganj,等下午志工工作結束走回巴宿的路上天還是亮的。

Pyare是我的銀匠師傅,來自以銀飾寶石出名的城市齋浦爾,從小跟著父親學習這門工藝。一開始來到巴宿從擺攤做起,後來慢慢作出了點名氣,累積了不少買客才開了現在這間銀飾店兼教學教室。Pyare的人就像我一開始見到他時一樣,努力踏實。有一次我問他生日,他說自己大概37歲,要不就上下加減一年;一次我又問,那應該會記得自己的結婚紀念日吧,他笑著說只記得 Continue reading

印度尋師記

在Mcleod Ganj待了一個禮拜,雖然白天教一個小時的中文,下午在辦公室工作到五點,但還是感到有點無聊,該是學點東西的時候了。

在Mcleod Ganj隨處可見學瑜珈、銀飾、太極與各式手工藝的廣告,但找來找去卻找不到我最想學的鼓,問了餐館的西藏男孩,他說離Mcleod Ganj走路約半個小時的巴宿(Bhagsu)可以找到一些老師。我抽空去了巴宿,循著鼓聲來到一間音樂教室。從門外看進去,靠近門口的一處塞滿了各式樂器,有非洲鼓Jambe、印度鼓Tabla、直笛等等,沿著牆壁兩側的地上鋪著軟墊,而另一處則放著一張床。一位年約50,鼻下續著黑鬍的男子正坐在教室中央帶著兩位外國人打非洲鼓,應該是老師我想,跟他點頭示意後,我等在陽台上。沒多久他出來跟我打招呼寒喧。聊了幾句之後,即使他堆滿一臉親切的笑容,即使他說他並未教導而是引導學生找到自己的節奏等等的謙虛話,但我發現

Continue reading

終於。德蘭薩拉

終於,我來到德蘭薩拉的Mcleod Ganj,比預期的時間晚了一個禮拜。德蘭薩拉的山頭景觀跟大吉嶺類似,城鎮密集盤據半山腰。說實話,我還沒喜歡這裡。

第一天住進Ashoga民宿,浴室在房間外,沒有熱水。櫃檯人員是我在印度看過最凶的女人,面無表情,遞還鑰匙時也是一臉凶相,看都沒看人一眼,一早我便迫不及待搬到隔壁的Loseling民宿,房間寬敞,內有乾淨的浴室,更有發燙的熱水。聽一個台灣女生說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