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學中文

在Lha擔任中文老師的有來自西藏、台灣與中國的義工。在我即將離開的前幾天來了一個目前在美國唸China Study研究所的上海男生L,即將接續接下來為期兩個禮拜的教學。我們在餐館吃飯時聊了各自對於西藏的觀點,一開始我問他為什麼想來達蘭薩拉的Lha當義工,他說因為他看到Lha的官網寫到有關逃亡到達蘭薩拉的西藏人學中文的原因是為了再回到西藏,他說這讓他感到相當矛盾;如果是為了再回到西藏,那為什麼要逃出來呢?因為中國政府對藏人很壞,我有點刻意強調。我提到最近的藏人自焚事件越演越烈,從2009年起到累計到現在已超過了50人,基於好奇,我問他對於這件事的看法。他說:你知道這些人都是來自於底層、沒受過教育、來自農村的人,也就是因為這樣很容易受到煽動的。如果他們來自底層,那相對也代表大多數藏人的聲音,不是嗎?我反問他。他用他那一口捲舌的腔調說:我對於中國政府的有些做法的確不太認同,但有時候不能單方面看這事兒,如果不是藏人引發了某些事端,你說一個巴掌打得響嗎?這事兒放在西藏問題還是台灣問題都是一樣的,不能只都怪中國政府。聽到這裡我沒再說下去,我明白他的思考邏輯跟中國政府一樣,以一個中國的概念看待台灣與西藏。

在德蘭薩拉隨處可見Free Tibet的標語,幾乎每間餐館、商店以及家裡皆陳列著達賴喇嘛的照片,他是藏人們的父親,精神指引,無論生活在家鄉還是異地,藏人皆隨時為Free Tibet而努力。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