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診驚魂記­

旅行開始沒多久我就不再規劃行程,而是隨著當下的心情移動到下個目的地。而像尼泊爾這樣的夢想地,原本百分之百確定自己是不可能錯過的,但最終還是要等到下一次。當結束了德蘭薩拉的志工工作之後,我再度回到喀什米爾的船屋,原本僅計畫停留幾天即前往尼泊爾健行,但幸也不幸,喀什米爾卻成了我這趟旅程的終點;我在毫無預警下生病了—就為了肚子上一顆不明的痘子。

為了這顆直徑超過6公分大的痘子,我在船屋上待了一個多月,跑了不下十次的小型診所。原本以為只是蚊蟲咬,期待兩三天後症狀會自動消失,但它越發疼痛腫大,逼不得已只好請船屋媽媽陪我去看醫生。印度的診所非常簡陋,不到兩坪大的等待室裡,幾張看來不甚堅固的長凳上坐滿了看診的病人,而當走進不到一坪大的看診室時我開始感到不安:一張不甚乾淨的床,桌上的藥品看來陽春,而地上散落幾處從病人傷口上拆下來的繃帶。我躺在床上,醫生一邊檢查肚子上紅腫的硬塊一邊跟船屋媽媽聊天,後來醫生說是痘子不必擔心,來個幾次就沒事了。我心想:痘子?臉上我是長過,但長在身上?怎麼可能這麼大顆?

後來痘子越發紅腫,連走路都痛,船屋家為我換了一個名聲口耳相傳,看過都說讚的醫生。但即便如此,接下來痘子產生的變化讓我感到害怕。醫生塗的藥讓皮膚表面開了幾處傷口,沒多久開始流出血水。船屋人家說是為了把膿吸出來,一直安慰我說沒事沒事!!!但我怎能不擔心?它就像一顆表面滿目瘡痍的棒球黏在我的肚皮上,在台灣或許醫生早為我開一刀解決掉了,但我人遠在醫療不甚進步的印度,用的是古早的治療方法,難道我要為了這顆不明的痘子結束旅行飛回台灣?

或許,情況沒有想像的糟,我這樣安慰自己。

這一天我們再度來到這家位在二樓的診所,我躺在僅用布幕圍起來的看診床上,身體僵硬,雙手緊握船屋姊姊Fatima的手,醫生(長得很像英國帥哥裘德洛!!!)面無表情看著我的患處,嘟噥了兩句,馬上拿起鑷子,在我還搞不清楚狀況下,神速挖開我傷口上的結痂,手法像處理肉塊一樣無情,帥哥醫生完全無視我的眼淚與哀求,接著用他那一雙神啟的手一擠,大量的膿水不斷從傷口湧出……!!!親眼目睹這一幕,遠遠超乎我的想像,當下一度覺得自己像隻受了傷的外星人,身體竟流出不明的液體。

兩天之後再來。帥哥醫生對著Fatima說。

就這樣,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來來回回進出無數次的診所,上上下下無數次看診床的忐忑,最後,我的傷口在船屋人家的細心照料下逐漸癒合,雖然無可避免留下一塊看來像是突然浮出海面的無名島,但這塊僅標註在我個人世界地圖上的新生地時刻提醒我: 有些事情的發生超乎我們的預測與想像,一旦讓你給遇上了,當下無論好與壞、面對或是逃避、開心還是難過、擔心還是害怕……,都有它發生的意義;生命充滿選擇也賦予選擇,你可以忽略它,繼續過你原本的生活,也可以循著生命留給你的線索繼續前進,即使你不知道它會把你帶到哪裡,但至少你選擇掌握當下的每一步。

後記:記得當我在網上跟Luz提到生病這檔事,她對我說: Fifi,每件事情發生都有它的原因,難道你不了解你生病這件事帶給你的意義嗎? 身體的病痛通常也代表心裡的病痛,而當你身上的病痛被拿掉了,不也代表心裡某種壞東西被帶走了? 聽到這,像聽到天啟般,突然有種被打開的感覺!!但,甚麼心裡的雜症從此被剷除了???唉~~~說實話,一直到現在,我還是沒明白過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