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一心期待祭祀快快搖響手中的風鈴,為他們驅散那股濃烈化不開的鼻息。

(圖: 瓦拉納西恆河邊等待的祭典的一群)

你像隻受困在動物園的野生動物,大部分的人會盯著你看,看很久,但其實那些用眼神把你給包圍的人其實是被你嚇到了。

(圖:等著進入泰姬瑪哈陵的排隊人潮)

這幅景象讓我想起拉斐爾的雅典學院。瓦拉那西恆河

有著白色長鬍子的男人,朋友說他必定是個虔誠的穆斯林。大多時候人們用鬍子來判斷一個人的忠誠。

(圖: 斯里納加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