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雪 Dance with the snow?

昨天,我才剛從印度的喀什米爾回來,短短的兩個禮拜,盡是嚴酷的冬日。元旦前夕在斯里納加降下第一場銳雪,整個城市在一夕之間轉換了它的風貌。對我這個不曾在如此嚴冬生活過的異鄉人而言,雪是美麗的,但對於以觀光為收入的人家而言,寒冬幾乎是停滯,盡是等待。我離開了,而人們的生活依舊不改它原先的樣貌,持續前進。

船屋人家在上個星期失去了備受尊崇的大家長–船屋爺爺,家族裡最後一位Holybaba—-聖者。從他過世的那一刻,絡繹不絕的來客前來至上最深切的哀悼,家人在第四天為他舉行送別儀式,來至各地的親朋好友坐滿租來的兩艘大船,說著爺爺的過往事蹟,時而歡笑,時而哭泣。船屋爸爸對我說:生命是短暫的,我們得接受上天的安排,但人在世,做好事就一定會得到好的回報,我們要謹記在心!

圖: 在街上的這頭,我正開心地甩掉落在斗篷上片片的雪花,同時刻,在屋子的那頭正為船屋爺爺的離去而哭喊一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