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屋媽媽 houseboat mama

就在這次去喀什米爾的期間,船屋媽媽的父親過世了! 我都叫他爺爺,就住在船屋後方幾步路的距離。船屋爺爺15年前右半邊中風,雖然不良於行但身體也還算健康。船屋人家說起爺爺的過往事蹟讓人嘖嘖稱奇;家族最後一位holybaba,也就是聖者,說他開課傳授聖者知識給前來求教的人,說他體型強壯高大可以一拳把人打飛,說他伸張正義令人畏懼,說他一手撐起浸水船屋,說他很多很多……! 船屋媽媽從他的父親病情惡化,來回醫院期間便每天掉眼淚,消瘦了許多從我上次見到她。

祝福妳,媽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