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茶小弟 Tea shop boy

去印度之前,我不曾去過類似像印度這樣的國家,我發誓,我的腦袋裝了很多"理所當然"(Take everything for granted)的想法,我很難不用富裕世界教我的邏輯去思考;我知道很多我們看不見的角落一直有事情在發生,我們對發生的事情表達了同情,哎了一聲,然後頭一轉,就忘了。等到我們親自來了一趟,生活過了,看見事情的發生就在眼前,我們才能真正捨棄掉那麼一點令人作噁、矯情式的同情,然後開始去攪動人性中最倔強、最不易被煽動的情感,這份情感我叫它是謙卑;你站在世界的面前,感覺自己的渺小,但同時你跟它好像又從此……沒了距離。

但,這些跟送茶小弟有什麼關係呢?! 先看吧,還有很多故事,以後慢慢說給你聽。

Fe帶我回到這間,他每天一早從船屋家裡徒步一小時,連續做了2年送茶小弟的茶館。

茶館位於政府部門Food Control Department,公務員要不隨時來喝茶聊天,要不就由送茶小弟親送到辦公室。這些辦公室大叔對那時候的Fe愛護有加,除了常給他小費,還鼓勵他回學校念書,以後有機會就可以自己做生意當老闆。

我在茶館裡待了30分鐘,一邊品嘗這家老店的經典熱奶茶,眼睛不忘盯著煮茶送茶的人那忙碌的姿態,說真的,手腳俐落的他們,沒停下來過。Fe一直待在廚房跟他的同事敘舊。喝完茶我也跟著進去這個不到一坪大的空間。我就站在門邊東張西望,東拍西拍,而送茶的小弟也不斷地進進出出趕著送茶,我人站在那很礙他的事。

廚房牆上掛的茶壺不知道什麼時候派上用場?!

當年跟Fe (左)一起工作的同事是三兄弟(右,弟弟,專煮茶;大哥則在櫃台送點心打點客人)像哥哥一樣照顧他,原老闆去世後三兄弟頂下這間茶館自己經營。距離上次回來看他們已經是四年前的事了,這次再回來,其中一位兄弟,以及他們的母親才在不久前去世。

離開茶館,我和Fe像平常一樣散步。沒多久經過一家糕餅店,Fe指著店家說,在茶館工作了2年一直沒加薪,後來他就答應糕餅店的挖角換了工作,月薪500盧比,比茶館多了200,那年他12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