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Gangabal湖健行

何其幸運,我可以在這裡,親眼見識大自然如何蛻換它的面貌。

六月第一次的Gangabal健行,湖依舊埋在雪裡,即使攀上啞口,深長的積雪橫躺去路,最終還是折返,直到中旬,終於抵達。

第一、二天持續下雨,遠處的山景被遮蓋在濃霧裡,化不開。無論如何還是要繼續前進。

第二天下午雲霧逐漸散去,我們期待接下來兩天的好天氣! Continue reading

三顧 Gangabal Lake

同樣的地方,因為光,因為季節,更多是因為心境,讓我們看見不一樣的風景。

左至右,Palmer、港妹、肥臉(親愛的室友)、Jodi、洽吉。感謝朋友們組團來喀什米爾玩,有你們的陪伴讓健行更有趣:)

Continue reading

one fine day at Gangabal trekking

大湖健行結束了將近一個禮拜,到現在我還找不到適當的文字來描述這趟不可思議的旅程;日本作家星野道夫曾說: 一個體驗要在心中開花結果,是需要一段時間的。對於參與這段旅程的每個人,你們都是最棒的。在過去,我們未曾嘗試過如此艱辛漫長的健行路,在未來或許也不再有機會再次上路,或許就這麼一次,緣分讓我們一群素未謀面的每個人齊聚他鄉,一起尋找人生路上屬於自己的一小塊拼圖。旅程的結束不是停止,而是新篇章的開始,不是?

期待和大家再次相聚,希望你們一切都好。

圖: 7/21 gangabal lake的午後山景,Haramukh。

聯繫 Connecting

當我們遠離電子產品的生活,即使只有幾天的時間無法與任何人連線,無法關注PO文,無法APP聊天。沒了遠端,只有眼下,你會是隨遇而安,還是不知所措?

圖: 2012年第一次喀什米爾健行。Naranag露營

2012四天三夜Gangabal健行

駕駛先生的父親是位經驗豐富的登山領隊,說得一口流利的英文,帶隊的紀錄洋洋灑灑,登山客來自世界各地,有些人一上山就待上10天半個月。在喀什米爾登山不比台灣,吃的喝的用的都是靠馬馱上山,晚上就睡帳棚。駕駛先生接承父親的職業,從19歲開始帶隊上山。翻閱著壯觀山景、冰河、美麗湖泊的照片,再一次,計畫外的計畫;隔天我跟台灣男生Chris便決定來趟4天3夜的健行。德蘭薩拉被我拋到腦後。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