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愛 Love Story

M,飛兒時的朋友,跟喀什米爾女友私奔。

一進大廳坐下來,飛就跟我說這個消息。女方家長報了警,抓了M的爸爸跟舅舅,並在他們可能出現的地方埋伏抓人。未果。飛說,他們肯定逃到德里了,但如果M知道他的父親被關起來,他一定會妥協,把女生送回家。飛一臉肯定的神情說。

前幾天我才見過M。這裡做觀光生意的男孩很容易交上外國人。當他還二十出頭,跟一個認識不到一週的中國女孩結婚,沒幾個月,男孩遇上現任女友,馬上跟中國女孩離婚。中國女孩寄來存證信函給印度警方,信中控訴男孩始亂終棄,還讓她懷孕。男孩花了錢,終究擺平。再接著,男孩愛上一個日本女孩,長得漂亮又善良。也是幾個月,男孩為了現任喀什米爾女友,跟對方分手了。

上個月,M的另一個日本女友來玩,因為水災哪都去不了,來二十天都待在男孩家,男孩告訴飛,他們就做愛。喀什米爾女友不知道嗎?這時期電話斷訊,剛好當藉口。

M的事,目前只有包括我們和左右船屋知道,都是親戚。晚間,M家人接獲通報,說警察要來抓家裡的小孩,嚇得家人把小孩四個藏到我們家裡。聽飛說男孩跟女友躲在離斯里納加約五十公里遠一個親戚家。晚間,他們回來準備向警局投案,就在離警局幾步,他們又逃走了。

在喀什米爾,即使逐漸步入現代化的時代,一般家庭還是希望把女孩嫁進屬意的人家。如果男女孩自由戀愛,只要雙方家長同意還是可以結婚的。私奔這件事在喀什米爾,有些女方家長告上警局,事情鬧得沸沸揚揚,雖然大多還是以結婚收場,但雙方的名譽已經受影響,尤其在民風保守的伊斯蘭地方,女方影響更大。

後來,兩人終於被警方找到,女方說如果送她回家便服毒自盡。目前就我所知,女方家長終於妥協,兩人還是結婚了。

像這樣的案例在喀什米爾,不時上演。

表哥

表哥50歲不到,一天三包菸,一口牙因為菸抽的兇被熏得焦黑。下田工作菸不離嘴,點著一根菸隨即往嘴上叼,跟著他下秧的擺動晃阿晃,兩管白煙隨著鼻息徐徐噴出,他儘管專注手上的活,直到長長一串菸蒂不經脫落才抽第二口,而當火光迅速吞囫那僅剩的一點菸屁股,他大手一彈,接著再點上一根。

表哥45歲就當了兩個孫的爺。聽說他年輕時氣盛火爆,誰都不看在眼底,打架鬧事像家常便飯。為此,舅父舅母傷透心神操煩不已,想,或許讓他成家吧,可以降伏他心中的魔,於是就在這個不到千戶的鄉下小鎮,挑了個善良溫吞的好女孩給他當媳婦,也算是千中選一了。不過,傳出婚結了不久,表哥就不常回家,因為他愛上了鎮上唯一字號酒店的酒家女,而且還愛的發狂,不但揚言離婚拋妻棄子,還極力想以風光迎娶她。事情鬧得沸沸揚揚,一發不可收拾,即使雙方父母出面斡旋調解也無濟於事,而千中選一善良溫吞的老婆也因時日折磨而心性大變,於是兩人經常上演全武行,可想而知,表嫂被揍慘了。但她堅持不離。

酒家女事件上演多年才正式謝幕,聽說是舅父擺平的。

毀掉一切,不然就偽裝起來?

幾天前,為了找一段話我翻找以前的筆記,突然撇見這句話:毀掉一切,不然就偽裝起來。

這句話是幾年前瘋夢的那段時期,夢醒後記錄下來的,讀著筆記知道當時的自己認為它毫無邏輯可言,後來也就忘了,而此刻,或許是吻合我現階段的心境吧,不費力氣就看出它顯而易見的邏輯;對於那些有著強烈自我覺知的人,一旦找到自己想做的事便會義無反顧去實現,即使從頭來過一切歸零也阻擋不了他摧毀舊秩序的氣勢,力道比誰都來的強勢。對這些人而言,朝夢想挺進挑戰未知也比繼續穿著偽裝而功成名就還得來榮耀。

儀式

他將昨日擱在洗碗槽裡的咖啡濾網沖刷乾淨
甩掉附著在濾網上的水滴
從櫥櫃拿出裝著咖啡粉的玻璃罐
手持茶匙,優雅從容地鏟起一座嚴峻峭壁往濾網裡拋,隨即再拋入一座
動作俐落精準,毫不遲疑

第三匙,他以試探性的手腕輕輕滑起一座小丘,猶豫半响
帶著不安匆匆丟入

接著他往濾網裡倒熱水,沿著邊緣畫過一圈又一圈
兩眼視線緊抓著緩緩攀升的水位,像是在監督它抵達警戒線前不得一刻鬆懈

而現在,他就在一旁等著
等著聽見寂靜撫平杯中的最後一道漣漪
等著把濾網從杯上摘下往洗碗槽裡擱
等著在滿心期待下起床的第一口覺醒

玉蘭花

高架橋車流不息。
紅燈。玉蘭花婦人穿梭其中,敲著車窗,買嗎?
搖頭。快步走開。點頭。送上一串。
綠燈。婦人橋墩旁坐下,臉埋進綠色籃子裡,若有所思。

她的紅燈,我的綠燈,我回頭往橋墩望去,
婦人早攅進車叢裡,散播她的玉蘭花香去。

生活在他方

這麼多年過去,女孩還是無意識在尋找你的身影。

這兩天女孩去了杭州,在上海虹橋車站彷彿看見你;一個人坐著,偶爾甩著頭髮,檢視皮夾裡的什麼東西。女孩並未特別感到驚奇,或許她認定你不可能出現在那裡。事實上她不想在意,想即使是你吧,你也並非為她而來。

在杭州的兩天假期裡,女孩沒有特別去想在車站裡那個衣著講究看來像你的你,那個假你並不怎麼討她的喜,一副自以為的瀟灑!那並不是你!頭髮理當不是這樣的,你的應該是稍捲的才對,只是這麼多年過去了,誰知道女孩心中的你是否還是那個記憶正確的你?

女孩在往西湖車站的公車上,似乎又讓她撇見了你,正伸出左手牽住身後的一名長髮女!這一幕讓女孩的一顆心沈到了谷底。即使那不是你,即使那是你,這麼多年也都過去了,女孩竟還癡戀著你?女孩其實不想。

她寧願永遠見不到你,也不願再承受這樣的檢驗突擊。

愛情故事續

邱爸在石桌邊繼續說了幾個故事。

一個男孩早上來到裡拜堂,女孩下午離開,兩人在離裡拜堂不遠的小吃店相遇決定一起吃午餐,兩人互留郵件,然後各自往離開。半年後兩人一起回到裡拜堂找邱爸,男孩女孩已經結婚,女孩懷孕四個月。

一個50幾歲的女孩一生為事業奮鬥,單身未婚,年輕時拒絕眾多追求者,現在希望可以有個自己的小孩,但誰都明白以她的年紀已經不太可能懷孕,男人也以此當作拒絕交往的理由。女孩有天在家醒來,發現被自己的排泄物包圍,女孩突然之間失去排泄控制的能力,整個房間,地板、牆壁、棉被、衣服、身體被屎尿弄得狼狽不堪,她可以找誰?誰都不能找,最後她打給醫院。她要邱爸勸戒其他女孩,不要為了追求事業而放棄愛情。

一個國中老師自焚,沒死成。

兩個素不相識的美國人來到天祥,住宿在禮拜堂,兩人進而相愛,選擇最初相識的地方舉舉行婚禮。邱爸夫婦為新人唱詩歌。

有個女孩向邱爸坦承她來自詐騙集團。她只想賺錢。

還有很多故事在邱爸的回憶裡。邱爸送我到門口,我對他說下次帶我的老公來看他,當下心裡顫抖。希望有這麼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