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汗堡壘 Hari Parbat Fort

DSCF2689

可汗堡壘Hari Parbat Fort盤據Sharika Hill上環視達爾湖和斯利那加整座城市。在達爾湖無論坐船還是徒步,Hari Parbat Fort無所不在。

DSC_7267

堡壘雛形建於西元9世紀,15世紀由波斯帝國國王阿克巴Akbar完成主體建造,19世紀再由喀什米爾親王完成現今的面貌。

車可以開到大門口,目前仍有印軍駐紮堡壘上管制來往的旅客,護照簽證要帶著備檢。沿著鋪設平整的石頭階梯往上走,這類階梯在喀什米爾不太常見。

DSCF2339

堡壘上建有一座神廟Shri Sharika Temple供奉著有18支手臂的印度守護神。 Continue reading

街頭百態 Life’s A Stage

雖然喀什米爾的街頭一天走下來總讓人灰頭土臉,街景也不怎麼令人賞心悅目,但,站或坐或走在路上的人們卻是那麼地醒目有戲,想拍照要很小心,一旦打擾到對方,就像導演喊卡一樣馬上停工,他們會看著你的鏡頭讓你拍完,然後目送你走開才又開始上工。

信仰 Believe 

今年為期29天的齋戒月結束了;我總共齋戒了19天,另外9天因女性週期而暫停,另外1天醒來天已亮。以這次的經驗談,要完成齋戒除了靠意志,最重要的是靠著自己對阿拉力量的敬畏。

在成為穆斯林以前,我並未真正信奉任何宗教,成為穆斯林是因為婚姻,但即使生活在伊斯蘭的世界,兩三年過去了,我依舊未能積極學習,每日清真寺傳來的五次鐘禱對我來說像是背景音,聽而未覺,但一直以來我便堅信世界上存在一股無形的力量,創造主宰了世界並左右萬物的命運,這股力量在穆斯林的世界裡是至高無上的,是無可比擬的,就叫阿拉。

人需要宗教嗎?未必。人要加入什麼宗教是個人的選擇,但人需不需要信仰?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圖:齋戒月的最後十天,男孩們可選擇入關清真寺,時刻讀經、禱告和冥想一直到齋戒結束。親戚家的兒子在新年的早晨由清真寺住持陪同下光榮返家。新年快樂EID MUBARAK)

吉普賽孩子 Life’s not equal

斯里納加有不少從南印最窮的一邦來的工人和類似街友的吉普賽人,我常常遇見他們的女人抱著小嬰兒來到面前一臉哀像要錢,有時候我會給;有時候是他們的孩子,一身髒兮,面無表情,似乎早習慣流竄於人群間伸手,這是他們一貫的生存之道。齋戒的這個月是他們的豐收月,人們比平常施捨得更多。
人生來平等在印度像是童話,種姓制度雖然已廢除,但曾經的賤民依舊是賤民,用他幾千年來的技巧努力在底層求生。我看著這些孩子,也只能感嘆而過。

新年瑞雪 First Snowfall for New Year

家裏寄來照片,斯利那加下大雪了!!!艾莎開心的跑出來玩鏟雪,穆迪躲在門裡偷看小姊姊玩耍。我們打視訊回家,家裏小孩搶著講,這個還沒講完那個又來插隊,嘰哩呱啦雖然好吵,但不知道為什麼,一片白雪皚皚實在浪漫,讓我好想你們這幾個小傢伙啊⋯⋯!

成長的搖籃Baby in the Cradle

兩個月的新生兒和他的新床。在喀什米爾看不到任何多功能嬰兒車和床、沒有育嬰守則、沒有益智玩具……。在這裡,的確物質誘惑少,小孩與環境為伍,一切從簡;住在山邊就跟羊群馬兒為伴,住水上就戲水游泳。比起在現代都會成長下的小孩,這裡的孩子更接近福。

釣魚趣 Fishing F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