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汗堡壘 Hari Parbat Fort

DSCF2689

可汗堡壘Hari Parbat Fort盤據Sharika Hill上環視達爾湖和斯利那加整座城市。在達爾湖無論坐船還是徒步,Hari Parbat Fort無所不在。

DSC_7267

堡壘雛形建於西元9世紀,15世紀由波斯帝國國王阿克巴Akbar完成主體建造,19世紀再由喀什米爾親王完成現今的面貌。

車可以開到大門口,目前仍有印軍駐紮堡壘上管制來往的旅客,護照簽證要帶著備檢。沿著鋪設平整的石頭階梯往上走,這類階梯在喀什米爾不太常見。

DSCF2339

堡壘上建有一座神廟Shri Sharika Temple供奉著有18支手臂的印度守護神。 Continue reading

街頭百態 Life’s A Stage

雖然喀什米爾的街頭一天走下來總讓人灰頭土臉,街景也不怎麼令人賞心悅目,但,站或坐或走在路上的人們卻是那麼地醒目有戲,想拍照要很小心,一旦打擾到對方,就像導演喊卡一樣馬上停工,他們會看著你的鏡頭讓你拍完,然後目送你走開才又開始上工。

修補 Patching

雖然離6月的旺季還有一段時間,回來喀什米爾也沒有閒著。回台灣的那段時間,我和阿飛時常討論著回喀什米爾後要做哪些改變讓生活更便利、有樂趣,增進身體健康等等,期待著在台灣的舒適生活也可以在異地延續下去。不過,才回來沒多久,即使買了腳踏車也還無法享受騎乘的樂趣,紊亂的交通和滿天的風塵著實讓人失望卻步。現實和期望時常兩看不對眼,需要點時間才能取得各退一步的空間。

生活習慣也是一樣。在台灣鞋穿久了就丟了,衣服沾了洗不掉的污漬就回收了,甚至只是喜新厭舊。在這裡,褲子破了補一補繼續穿,鞋子壞了,找鞋匠修一修可以再撐一陣子。我說丟了吧,家人睜大眼睛看著我,如外星人般。生活真要各退一步,可以退多遠?

茶館 Canteen

在喀什米爾,茶館管叫Canteen,除了提供熱奶茶、咖啡外,還有很多點心供選擇。雖然吃起來口感稍乾,口味也沒什麼變化,但對我這個不太挑吃的人來說,已經算豐盛了!

朝聖之路 Road to Mecca

在斯利那加的護照機關等候室裡,我看著眼前這位鬍子灰白的長者,心想,他可能一輩子連喀什米爾都沒離開過,怎樣看都跟出國旅行連不起來,後來我才換然大悟;大部份的穆斯林省吃儉用一輩子,就是為了完成畢生的心願,前往麥加朝聖。

話家常 conversation

喀什米爾人有種特點,可能是語系,可能是民族性;當你看見兩個正聊的起勁、肢體語言豐富、講話講得口沫橫飛的男人,你一定會認為他們是好友是舊識,但很多時候其實不然;他們的相遇,可能只是因為剛好走到彼此命運的碰撞點,交換一些情報後,從此插肩而過。

巧手打造的一塊淨土 Bare hand

喀什米爾位處喜馬拉雅群山地帶,四季分明的氣候孕育了綿延壯闊的高山和純淨的草原,豐饒 肥 沃 的 土 地,溪 谷 河 流 渾 然 天 成,享 有 人 間 天 堂 (heaven)、世 外 桃 源(shangri-la) 的美譽。在這塊土地上耕耘的大部分人們,個性直爽剽悍,同時又純樸熱情,篤信唯一真主阿拉,每日五禱。在這裡,科技依舊不著邊境,人們靠一雙巧手編織出世界上最美麗的 Peshmina 和手工藝術品,用古蘭經典的智慧創造和諧的穆斯林社會與文化。

來過喀什米爾,你會像我一樣愛上它,並一來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