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大吉嶺喝杯茶?!

在路上將近一個月,我來到不像印象中的印度的大吉嶺。在這裡,西藏人、尼泊爾人與不丹人是多數;這裡的店家不會在你經過的時候因為過度熱情而嚇跑你,路上也不會有人來騷擾你,也或許是曬黑之後讓我看來像個尼泊爾人,我不再覺得備受注目,也相對還我自在。不過,雨季已如期到來,山頭籠罩在層層濃霧裡,百分之兩百的溼度,薄薄的小內褲晾了一天還像剛洗好時一樣。

記得在齋浦爾遇到的一個新加坡男生剛從大吉嶺過來,他說大吉嶺的夜晚有著滿天的星斗,但我只看到小小的一顆孤獨地掛在黑幕裡;當地人說雨季的前後可以遠眺聖山Kanchenjunga,印度第一高峰也是世界第三高,但我連近在眼前的群山都難以辨識。 離開大吉嶺之後來到錫金,才明白,舟車勞頓去到大吉嶺不是為了看風景也不是喝紅茶,而是為了讓我找到一本書。

繼續閱讀「來大吉嶺喝杯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