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an flag

是錯覺還是什麼,總覺得只要掛有西藏五色旗的地方,風必定強悍,旗海必定飄揚。

圖:拉達克,列城皇宮。Leh Palace, Ladakh.

Fabrizio

Fabrizio在義大利出過一本旅遊書,賣出10幾本。在義大利,他是公務員,請了一年不支薪的假就為了出第二本書,已經持續旅行了8個月。他說旅行是他的興趣,而出書只是自我實現,不為名也不為利。Fabrizio能言善道,言之有物,總是踏實的規劃每個下一歩。當他得知80歲的母親可能罹患癌症時,頓時陷入兩難。結束旅程代表的不只是現在,未來的計畫將全盤改寫,因為他的大哥在多年前也因癌症過世,父親身體欠佳,如果母親被診斷出癌症,他必須負起照顧的責任,而他將不再有像現在的機會長途旅行了。

該不該說再見?!

一早7點離開民宿,原本想跟博士一家道別,上樓上到一半停住,住隔壁房的Fabrizio大哥?韓國女生H?想想還是覺得別打擾的好,省了道別,扛起行李往遠在半個小時的巴士站走去。

前進斯里納加 (Srinagar) 說實話並未讓我感到興奮,去到那裡只因為不想走回頭路回到馬納利,捷克狂人Miro建議我往西走,去看看喀什米爾的斯里納加,然後南下行經賈木 (Jammu) 再到我下個主要目的地—德蘭薩拉 (Dharamsala) 當一個月的志工。我接受了兩個印尼女生的建議,前進斯里納加途中先在仙境Lamayulu悠哉地停留個兩天。

來到巴士站的窗口準備買票,窗口卻說沒車到Lamayulu? Continue reading

不在計畫內的旅程

What to do?這句話是我在印度最喜歡的一句話,我個人對它的註解是:不然接下來要怎樣。適用在諸多情況。凌晨1點我準時到預定的地點搭迷你巴士,準備從馬納利橫越印度第二高的公路Taglang La(5359公尺)到下一個地點—列城(Leh)

列城原本不在計畫內,在馬納利的幾天不斷聽人說列城有多美就有多美,在沒有任何概念下,我決定向此地挺進,一睹壯觀的喜馬拉雅群峰,不過,到列城的路途折騰了我也折騰很多人。但What to do?坐一般的客運要兩天,搭私人迷你巴士雖然花掉我1900盧比,但只要18個小時。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