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你的脆弱也是你的堅強

每一段旅程都是從到達開始,從離開結束。這是我在印度第一次,因為離開而感到不捨。我背著我的家,走在恆河舊城的巷弄裡,這幾條小巷來回不知道走了幾回,才剛開始覺得熟悉而已。

我在每天吃飯的餐廳認識了J,他跟我一樣,幾年前在西班牙走過朝聖之路,前不久才在寮國結識了現在的女朋友,而女朋友回了韓國,而他則繼續他的旅程。我問他:這樣的旅行不孤單嗎?女朋友不擔心嗎?他說他們兩個都相信命運,注定在一起就會在一起,不會絆住彼此。

我問香水舖的Basu大叔:什麼是愛?他說愛就是 繼續閱讀

瓦拉納西的法國人

我循著旅人不經意留下的線索,轉了個大彎來到瓦拉納西。揮別了金三角令人窒息的熱度、髒亂與喧囂車陣,以為印度已為我揭開它難以想像的神秘面紗,沒想到,恆何聖城卻把我帶向另一個百味雜陳的世界。

恆何岸邊神廟林立,隱藏在這些神廟背後的是叢林般密密麻麻的巷弄小道;沒有路標,沒有號碼,憑得只有旅人不可靠的記憶,連神牛也會迷路。想像走在一條條迷宮般的石板路上,黑色的髒水、一坨坨新鮮的與過期的牛糞與狗大便、腐爛的垃圾,以及成群亂竄的蒼蠅,如何在40幾度的高溫裡,與油煙味、汗臭味、尿騷味相知相惜?! 走在這些巷弄裡,視覺與味覺不斷地刷新感官體驗的新紀錄。兩旁的店家從不理會什麼外來人的感官不感官,只管招攬觀光客的生意。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