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19歲的三輪車夫

凌晨四點,我乘嘟嘟車前往阿格拉火車站,準備前進金三角的第三個城市—齋浦爾(Jaipur)。依舊,車站大廳以及月台各處散落露宿的乘客,等著隔天的火車把他們帶往下一個停靠站。我漫無目的地在月台上晃,旅館老闆說在印度任何事都可能發生,要我早點來。找了個地方坐下,開始讀我的Aleph,才走了幾行,無法專注,放下書任思緒飄散,我想起了R,一個19歲的三輪車夫。

禮拜五的 Taj Mahal 泰姬馬哈陵只開放給穆斯林入內禮拜,民宿的老闆說我可以進去在一旁參觀,於是,我在烈陽下走了15分鐘來到東側門,警衛卻把我攔下。我進入片刻的迷失,不知道該往哪裡去。這時後方突然傳來「20盧比帶你逛阿格拉一個小時」的聲音,回頭,我看著眼前這位輪車夫,深不見底的眼神讓我想起20多年前,曾登上國家地理雜誌封面的那位阿富汗少女,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