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到台東的200K之旅


這次的單車行我就把它當成體驗,沒有任何事前訓練就上路了。可想而知我將遇到甚麼樣的磨難,尤其對沒有運動習慣的人。

我們一行14人浩浩蕩蕩一早從台北搭格瑪蘭客運往宜蘭。已經下了一個禮拜的雨,這時候的天氣也好不到哪裡去,我們向天抗議,但你知道的,誰管你呢。不過還好公路一路順暢,接著再從宜蘭搭火車前往花蓮跟保母車碰頭,14輛單車也默默在雨中,濕等。
我們各自接過自己的單車跟安全帽,心有不甘地套上垃圾袋一樣的醜雨衣,把行李放上保母車之後,司機兼領隊大哥為大家說明變速規則,簡單解釋今天的行程,接著,上路囉!!!等…肚子咕嚕咕嚕叫呢,先吃飯吧。

天啊! 才騎沒幾公里屁股就開始痛,我沒穿厚墊車褲,騎過北宜公路的妹妹說她用衛生棉先擋~~可惡~~自行車座墊為什麼這麼小一個,折磨誰呢? 我的屁股就這樣挪前挪後騷個不停一路不安地騎下去。騎上縣道193讓我稍稍忘卻小座墊的磨難,這是條迷人的小道,比起險惡的台9線好太多,沒砂石車跟我們擠道,允許蛇行。騎單車跟登山比起來其實輕鬆許多,有幾個上坡就有幾個下坡讓你緩衝體力,但雨中騎車加上一顆痛屁股,讓我只希望快快飆到民宿洗澡吃飯睡覺。

晚上吃飯我跟朋友說,騎單車其實一天就好,如果再來個泡湯當結束~~那不就是天堂了?!這是騎完第一天的心得。

唉喔~隔天一早一騎上單車我就屁股緊繃,只有繼續忍痛往前騎了。有人說習慣之後就不痛了,但我懷疑。下午我們即將遭遇這趟200K最為惡名昭彰的玉長公路—-連續7公里的上坡!!!早上的40公里算輕鬆,騎了一段愜意的瑞穗單車道後,我的左腿側關節已經隱隱作痛,只要支力就痛到無力。我害怕下午的玉長公路,遇上甚麼歐亞交接菲律賓板塊也不干我的事,連玉里乾麵也安慰不了我。最後,我坐了2.5公里的保母車,比誰都還快完成那7公里,真是令人振奮的結果。

第三天最開心。路平、風順、一流東海岸景觀、屁股麻痺不再那麼痛(我不懷疑了),還有一點,要回家了。我騎來一派輕鬆,拋掉昨天讓我臉上無光的玉長,開始享受乘風的快感。
200K,我又完成另一自認不可能的任務。

愛情故事續

邱爸在石桌邊繼續說了幾個故事。

一個男孩早上來到裡拜堂,女孩下午離開,兩人在離裡拜堂不遠的小吃店相遇決定一起吃午餐,兩人互留郵件,然後各自往離開。半年後兩人一起回到裡拜堂找邱爸,男孩女孩已經結婚,女孩懷孕四個月。

一個50幾歲的女孩一生為事業奮鬥,單身未婚,年輕時拒絕眾多追求者,現在希望可以有個自己的小孩,但誰都明白以她的年紀已經不太可能懷孕,男人也以此當作拒絕交往的理由。女孩有天在家醒來,發現被自己的排泄物包圍,女孩突然之間失去排泄控制的能力,整個房間,地板、牆壁、棉被、衣服、身體被屎尿弄得狼狽不堪,她可以找誰?誰都不能找,最後她打給醫院。她要邱爸勸戒其他女孩,不要為了追求事業而放棄愛情。

一個國中老師自焚,沒死成。

兩個素不相識的美國人來到天祥,住宿在禮拜堂,兩人進而相愛,選擇最初相識的地方舉舉行婚禮。邱爸夫婦為新人唱詩歌。

有個女孩向邱爸坦承她來自詐騙集團。她只想賺錢。

還有很多故事在邱爸的回憶裡。邱爸送我到門口,我對他說下次帶我的老公來看他,當下心裡顫抖。希望有這麼一天。

愛情故事

故事開始,女孩與朋友兩人突然在凌晨兩點興起到文山洗溫泉的念頭,在那裡剛好遇上當台東小學老師的男孩幾個人也在那,一幫人相談甚歡,八點鳥獸散各自回去休息,下午女孩出門,男孩來到女孩住宿的地方:邱爸看管的天祥基督教裡拜堂。
男孩問是否有位女孩住在這裡?邱爸基於保護房客回答:沒有。男孩不死心留下聯絡方式,懇求邱爸如果看到女孩務必交給她。男孩離開。女孩回來。邱爸告訴女孩男孩來找並留下紙條,女孩神情喜悅接下紙條,迅速撥電話給男孩。兩人在招待所過了形影不離的四天,男孩帶女孩回台東的家見父母,一個禮拜之後,女孩帶著男孩回台北的家見父母,四天之後兩人訂婚,一個禮拜之後結婚。
女孩要邱爸把她的故事告訴所有跟她以前一樣尋覓不著另一半的女性,要給自己機會。當下聽到句忠告我心想,為什麼不是給別人機會?
事實上,一直到現在我打出這個故事的同時,還是無法正確理解女孩的真正意思。邱爸說,當選擇多了,你反而會迷失方向,忘記自己真正的想要,就像面對台北這個大都會的誘惑一樣,形形色色的顏料渾濁了心智,蒙蔽了澄澈的心靈,讓人盲目。來到大自然,身心得以放鬆休息,得以開放,得以看見,於是男孩女孩得以一見鐘情,得以幸福。
這是一個讓每個追求愛情的男男女女稱羨的愛情故事,或許找到愛情不是難事,給自己機會用一顆開放的心來面對事事物物才是難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