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舊時代致敬 / Floating Market

達爾湖的水上市場Floating Market是斯利那加著名的蔬菜批發市集;附近菜市場的部份店家和餐廳天未亮便划著小船來採買第一手食材,而賣家則是住在達爾湖上的獨立小菜農。水上市場的交易規模其實很小,跟著水上農地的逐漸縮減和變更用途,放眼望去,似乎也只有老一輩的菜農會這麼勤勞不休,即使採收僅一盆番茄也甘願划上半個小時的船來尋找買主。只能說,動盪如喀什米爾也是踩著時代巨輪跟著前進的,這番看似與世無爭和自給的景象可能也會慢慢沉寂下來。

對此,我以個人偏愛的黑白照片向舊時代致敬。

DSCF3606

你不會相信的;在喀什米爾的這幾年,這是我第一次參觀水上市場!原因只是太早。四點半以前一定要出發,因為七點不到就幾乎船去湖空。

DSCF3671

天還未全亮,買賣雙方已蓄勢待發。

DSCF3672

船擠船。 Continue reading

信仰 Believe 

今年為期29天的齋戒月結束了;我總共齋戒了19天,另外9天因女性週期而暫停,另外1天醒來天已亮。以這次的經驗談,要完成齋戒除了靠意志,最重要的是靠著自己對阿拉力量的敬畏。

在成為穆斯林以前,我並未真正信奉任何宗教,成為穆斯林是因為婚姻,但即使生活在伊斯蘭的世界,兩三年過去了,我依舊未能積極學習,每日清真寺傳來的五次鐘禱對我來說像是背景音,聽而未覺,但一直以來我便堅信世界上存在一股無形的力量,創造主宰了世界並左右萬物的命運,這股力量在穆斯林的世界裡是至高無上的,是無可比擬的,就叫阿拉。

人需要宗教嗎?未必。人要加入什麼宗教是個人的選擇,但人需不需要信仰?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圖:齋戒月的最後十天,男孩們可選擇入關清真寺,時刻讀經、禱告和冥想一直到齋戒結束。親戚家的兒子在新年的早晨由清真寺住持陪同下光榮返家。新年快樂EID MUBARAK)

修補 Patching

雖然離6月的旺季還有一段時間,回來喀什米爾也沒有閒著。回台灣的那段時間,我和阿飛時常討論著回喀什米爾後要做哪些改變讓生活更便利、有樂趣,增進身體健康等等,期待著在台灣的舒適生活也可以在異地延續下去。不過,才回來沒多久,即使買了腳踏車也還無法享受騎乘的樂趣,紊亂的交通和滿天的風塵著實讓人失望卻步。現實和期望時常兩看不對眼,需要點時間才能取得各退一步的空間。

生活習慣也是一樣。在台灣鞋穿久了就丟了,衣服沾了洗不掉的污漬就回收了,甚至只是喜新厭舊。在這裡,褲子破了補一補繼續穿,鞋子壞了,找鞋匠修一修可以再撐一陣子。我說丟了吧,家人睜大眼睛看著我,如外星人般。生活真要各退一步,可以退多遠?

新年瑞雪 First Snowfall for New Year

家裏寄來照片,斯利那加下大雪了!!!艾莎開心的跑出來玩鏟雪,穆迪躲在門裡偷看小姊姊玩耍。我們打視訊回家,家裏小孩搶著講,這個還沒講完那個又來插隊,嘰哩呱啦雖然好吵,但不知道為什麼,一片白雪皚皚實在浪漫,讓我好想你們這幾個小傢伙啊⋯⋯!

成長的搖籃Baby in the Cradle

兩個月的新生兒和他的新床。在喀什米爾看不到任何多功能嬰兒車和床、沒有育嬰守則、沒有益智玩具……。在這裡,的確物質誘惑少,小孩與環境為伍,一切從簡;住在山邊就跟羊群馬兒為伴,住水上就戲水游泳。比起在現代都會成長下的小孩,這裡的孩子更接近福。

釣魚趣 Fishing Fun

  

祖孫倆 Caring

「……妳是否曾想過,有這麼一天妳會在這裡,在喀什米爾,和一家人生活在船上?」

「沒有,我從來沒想過有這麼一天,我將生活在這裡;這裡並不遙遠,而是離天堂最近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