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之城 Kargil

常常,是藍天下不斷變化姿態的雲彩幻化了我們旅途上的場景。旅行,我們通常僅此一遊,有幸遇上好天氣,那地方便在照片裡永遠留下美好,壞天氣,大概一眼撇過也就忘了。列城公路上的這座山城Kargil我來了好幾次,站在同樣的地方我拍了好幾次,終於!

春雪 Snowfalls in April

都進入四月春了,不到三千海拔的所爾瑪依舊下著大雪。今天起,所爾瑪將正式開放前往觀光,但往Tajwas冰河的山路依舊深埋厚雪裡而無法前往,依據氣象報告數據顯示,2017年喀什米爾的降雪量居十年來最高,加上三、四月份一向是這裡的雨季,如果天公不作美,要看冰河可能要等到五月中下旬了。但真的,置身一片雪白又雪花片片直落的當下,冷到爆也甘之如飴呀!

山區的孩子 Mountain kids

Naranag

喀什米爾山區的小孩,不管男女孩,在家都一定會幫忙媽媽做家事,雖然自己已經很習慣這樣的場景,但乍看一個不到十歲的孩子拿著掃把認真地清掃家門口的畫面,頓時還是讓人驚訝!我沒有拍下當下的畫面,除了不忍,還夾雜了矛盾情緒。

Naranag

有人問我,那台灣的小孩不做家事嗎? 只能說,在台灣,小孩會不會幫忙就要看父母的教養方式。如果大一點了,多少會幫忙,但感覺跟這裡是不一樣的,這裡給我的感覺更像是一種傳承,因為家事對女性來說,是未來長大成人以及結婚後最重要的工作。身為女性,我百味雜陳,但,生活,無論何方,無論原始和先進,是不可比較,不可評斷的。

班公錯 Pangong Lake

Pangong Lake

四年前,第一次印度自助旅行來到列城,印度電影三個傻瓜並非我來這裡的原因,只聽相遇的旅人提到Pangong lake、Nubra Valley和Tso Moriri是必參觀的拉達克景點,我便興沖沖地去了旅行社準備申請許可(Inner Permit),得到的回應竟是台灣是中國的一省,持中國、香港澳門特區、台灣和巴基斯坦護照者是無法進入的。我極力說服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是獨立的國家等等,旅行社說他們知道,但官方是這樣規定的,說會試著送件看看。好吧!我等。隔天去,說抱歉,不受理,我不死心,又跑了另外一家,一樣。我就這樣在列城晃蕩了一個禮拜。今年七月底,托七大湖健行團員保齡和芳綾的福,我們一起來到了列城,也順利朝聖了盼了四年的班公錯。

從列城到班公錯車程約5-6個小時,路況差,顛簸難開。一般旅客都會規劃2天1夜的行程,除了好好休息,也才能欣賞到多種面貌的湖光山景。如果時間有限,當天來回也可以,僅需一早出發即可。

Pangong Lake

世界第三高的公路地標Changla Pass,海拔5,360公尺。原本擔心會因為高山症頭痛想吐,還好一切正常,僅呼吸淺一半。

高處不宜久留,拍個照上個廁所就可以走人。

Pangong Lake

班公錯-Pangong Lake,海拔4249公尺高,湖長134公里,寬5公里,湖一半劃進印度的拉達克,一半進西藏。由於位置處於中印邊界,外國人需要申請許可才可進入。台灣人在去年8月開始接受申請並允許進入,只要請當地旅行社代辦即可。辦一張許可證費用一般是700盧比,可同時參觀Pangong lake、Nubra Valley和Tso Moriri,僅辦證的時候需要提及即可。

所有湖畔的餐廳一定都要搭上三個傻瓜的名。餐廳內餐點選擇少的可憐。

Pangong Lake

三個傻瓜女主角的黃色維士牌也出現在湖畔,拍一次50盧比。我乘背後這兩個老闆顧前不顧後顧說話的時候,偷偷上了車趕快喀嚓拍了三張。

四個傻瓜。

Pangong Lake

黃昏,雲一朵疊過一朵,光映照雲端,在群山間變換光影。我們坐在板凳上,靜靜地感受時光的逐漸流逝。風漸起,冷了,但比喀什米爾還乾燥的拉達克,即使在四千公尺高的海拔卻不顯冷。

Pangong Lake

班公錯的住宿有兩種,一種是藏人家Home Stay,另外一種則是帳篷。帳篷內只有一張雙人床,內含衛浴,只有馬桶和洗手台供簡單盥洗,房間和廁所則是用布簾隔起來。平常這時段應該是一房難求,但因為從七月開始喀什米爾發生的暴動衝突和宵禁,列城和拉達克的生意也受到很大影響。費用一房約1000-2000盧比。

晨光。湖水好藍。

Pangong Lake

早晨,沙洲的金黃倒影。不同的光線、不同的時間點造訪,大自然給予的驚喜總令人溢於言表。

Yousmarg 耶穌高原

DSC_5796-1

Yousmarg在喀什米爾語裡有【耶穌高原】之意,源自當地人相信耶穌曾在此居住過一段時間。耶穌高原海拔2,396公尺,坐落於Doodganga河(即牛奶河)旁,河谷四周覆蓋松林冷杉林植被,以及頂峰點綴白雪的喜馬拉雅群山系,本地亦是登山隊的驛站之一。從斯里納加出發約2-3個小時車程不等,一半以上的路破碎,車不好行。

沿著大草原的小徑,我們慢慢往上散步,草原四周圍繞豐富的針葉樹林植披,是坐著乘涼觀賞草原風景的地方。Yousmarg不像當地其他的景點,一直有人扛著假的Pashmina來推銷,馬夫也不會拉著馬緊跟不放。雖然Yousmarg的景色不像Sonamarg的壯觀,草原也沒有Pahalgam來的寬闊,但非常適合想要安靜放鬆的旅人,可恣意沉浸在大自然的風光裡,無人打擾。

DSC_5832-1

在Yousmarg可沿著大草原騎馬,觀賞沿途依舊為白雪覆蓋的壯闊群山,或步行。約20分鐘進入一片高山針葉林,再約20分鐘即可抵達著名的Doodganga河,當地人取名為牛奶河。

我們來的時間剛好是齋戒月即將開始的前1-2個禮拜日,很多當地的家庭都趁齋戒月前來野餐,好好吃喝玩樂,一進入齋戒月,即使不齋戒的人,為了尊重他人,是不可在公共場合吃喝的。

放牧季節到了,這個月斯利那加的馬路上可以看到牧羊人帶著大半年的家當,從幾百公里遠外,一路徒步趕著羊群馬隊往山上前進。來到都市,混入車陣,時常造成交通堵塞。

春天的索爾瑪 Sonamarg in Spring

當自己還是以一個旅人的身分造訪喀什米爾時,無論看到什麼,都覺得一切是那麼地新鮮有趣;定居後,逐漸調適異地差異性,生活回歸日常,眼前看到的似乎變得平常,那份原始的衝擊也逐漸被磨平,尤其,每當陪同初次造訪喀什米爾的旅人時,這樣的體會最為深刻。還好,在大自然面前,面對它不斷轉換的面貌,那份悸動,還在。

DSC_5656-1

來了索爾瑪(Sonamarg)好幾次,春、夏、秋各有它的美,冬季氣溫降至零下10-20度,豐厚的下雪量阻斷了往來道路,連當地人也無法一窺究竟。索爾瑪除了是著名的七大湖健行登山口,也是斯里納加往列城的唯一道路必經地之一,由於四周環繞壯闊的喜瑪拉雅群峰,每年為當地帶來無數的觀光人潮。一般,索爾瑪在十一月低封路封山,要到隔年的五月中下旬才會開放車輛和遊客,今年的氣溫比起往年提早一個月回暖,四月底已經開放,而前往列城的道路因位處更高海拔,依舊關閉中。

從斯里納加到索爾瑪的單趟車程約3個小時,不以登山為目的遊客通常一日來回,騎馬前往觀賞Tajwas百年冰河。前往Tajwas冰河的一路上景色寬闊,四月底,四周的群山依舊覆蓋在層層厚雪裡,非高山樹種尚未長出新芽。

IMG_7540-1

除了騎馬,還有人力雪橇車可以玩。一開始喊價500盧比,成交價可以到50-100之間。

Sonamarg

遠處的Tajwas冰河一片深雪,無法再靠近。不過,能置身於如童話般的白雪世界,對大部分的人來說已經非常滿足。

Manasbal湖

DSC_4925-1

Manasbal湖,湖寬5公里,長1公里,湖深度達13公尺,號稱印度之最,享有喀什米爾湖上至寶之美譽,每年的7-8月為蓮花繁盛之季,亦是著名的賞鳥景點,水鳥群數量屬喀什米爾之最,是熱愛自然生態的人士必造訪之地。

Manasbal Lake

這幾天斯里納加天氣晴,我和Feroz來到Manasbal湖散步。看著眼前這名漁夫靜靜地划著船,手上緊握一只如海神波塞東的三叉盾無聲息地緩慢前進。Feroz說一般穆斯林不吃以這種方式捕到的魚,因為魚原本開心地優游湖裡,一叉而下後魚受到極度驚嚇,這種殺生的方式屬Halam,就像一刀剁下雞頭一樣不敬,不過,鄉下地方的人還是吃。

湖畔邊的Jaroka可汗花園(窗的花園)建於17世紀,在此可俯瞰整個Manasbal湖。Manasbal湖距離斯里納加約1.5小時的車程,門票20盧比。在此可乘坐Shikara悠閒地享受湖上景緻,將時間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