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Untitle

抵達這趟路最後一個四千啞口Nichnai Pass,我從背包裡拿出一瓶背了七天的蘋果汽水,就我們幾人,享受著一口氣泡在嘴裡跳躍的純粹喜悅,卻渾然不知晚上即將降臨的風暴,不是天之災,而是人之惡。

對於這一趟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回來後我馬上寫了篇文章,期待發文後能得到共鳴和探討,但思考了好幾天,最後還是決定先放著。對於我這個半途出家做旅遊的人,我需要重新定義我要的服務業。

送茶小弟 Tea shop boy

去印度之前,我不曾去過類似像印度這樣的國家,我發誓,我的腦袋裝了很多"理所當然"(Take everything for granted)的想法,我很難不用富裕世界教我的邏輯去思考;我知道很多我們看不見的角落一直有事情在發生,我們對發生的事情表達了同情,哎了一聲,然後頭一轉,就忘了。等到我們親自來了一趟,生活過了,看見事情的發生就在眼前,我們才能真正捨棄掉那麼一點令人作噁、矯情式的同情,然後開始去攪動人性中最倔強、最不易被煽動的情感,這份情感我叫它是謙卑;你站在世界的面前,感覺自己的渺小,但同時你跟它好像又從此……沒了距離。

但,這些跟送茶小弟有什麼關係呢?! 先看吧,還有很多故事,以後慢慢說給你聽。

Fe帶我回到這間,他每天一早從船屋家裡徒步一小時,連續做了2年送茶小弟的茶館。 繼續閱讀

孩子的純真 Pure

小女孩興奮地把學校畫的圖一張張攤開秀給我看,手指點這點那,口裡說這說那,接著又一張張疊好,率性對折,推給我,說:給妳。我如獲至寶,趕緊收下,想,這是孩子的真,印度的色彩!

德蘭薩拉Bhagsu,銀飾師傅的小孩們

幸福 Pray for beloved one

是什麼讓我們在這裡,而他們在那裡?!幸福無可較量,但我們卻常拿別人擁有的當成自己想要的。旅行在物質相對匱乏的地方,不是要你自覺幸福,而是要你看見自己的匱乏。

圖:Leh Palace,遇見兩個長途跋涉,從Nubra valley來到列城為生病的叔叔祈福的兄弟。

一個女生在印度 Safe and sound?

一個女生去印度安全嗎?這是我最常被問到的問題。老實說,不安全,如果妳又什麼功課都沒做。聽取前人的經驗,是為了瞭解當地民情,不是對內築起高牆;隨身的旅遊指南,是為了安妳下一步的心,而不是按圖索驥。路上會發生的事,沒人說得準。做足功課只為一件事:隨時應變。

圖:第一次剛到印度的前兩天,與印度兩家人德里一日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