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喀什米爾七大湖健行分享 / 我有一個夢想 I Have A Dream

獻 給 我 的 Sherni,謝 謝 妳 給 了 我 夢 想

12天後,再次回到Haramukh聖山下的Nundkol湖區,我去看了Sherni。隔天,我和阿飛決定就地埋葬她,這天剛好是穆斯林神聖的禮拜五。

img_5511

在我開始寫這篇健行筆記之前大概已了然於胸,這次的書寫對我是困難的;回顧這兩三年寫的分享文以及曾經拍過的無數照片,平心而論,已足夠詮釋我心中喀什米爾高山的美。如果我選擇誠實面對自己,如果我具備足夠的智慧和勇氣,如果我不畏懼,如果我具備客觀公平,這一次我希望能跨越瑰麗甜美的風景表象講述一個夢,這個夢並不偉大,它的啟蒙跟你我曾經有過的夢想一樣,都是為了找到自己,實現自我,如果它茁壯了,會幫助到需要的人。

這個夢,從我的女兒Sherni開始。

Sherni的出生其實是個意外。去年七月的一天,就像Naranag人家如常的每一天,總會放自家的馬在村莊附近自由活動到處飽餐直到傍晚才會去帶回家。在Naranag從事馱運工作的馬匹大多是公馬,為了避免發情影響工作,大部分從牧羊人家那裡買來後就會進行閹割,Sherni的父親剛好是例外,就被我們馬伕家的母馬LiLi遇上了。按照時間推算下來,去年大湖健行期間LiLi已經懷孕,不過她表現如常地穩重,連主人Laga也毫無察覺,經過11個月的妊娠,Sherni出生了。

DSCF6646-1

今年七月下旬,不到兩個月大的Sherni跟著母親LiLi開始了她第一次的七大湖長征。 Continue reading

無題 Untitle

抵達這趟路最後一個四千啞口Nichnai Pass,我從背包裡拿出一瓶背了七天的蘋果汽水,就我們幾人,享受著一口氣泡在嘴裡跳躍的純粹喜悅,卻渾然不知晚上即將降臨的風暴,不是天之災,而是人之惡。

對於這一趟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回來後我馬上寫了篇文章,期待發文後能得到共鳴和探討,但思考了好幾天,最後還是決定先放著。對於我這個半途出家做旅遊的人,我需要重新定義我要的服務業。

我的女兒 My Sherni

去年大湖健行期間,我騎乘的LiLy已經懷孕,但她的主人Laga卻毫無察覺,經過12個月的妊娠,今年LiLy的身邊多了個小跟班,一隻僅兩個月大的女兒,不過沿路哺乳讓媽媽的身體相對虛弱,也影響到她的工作狀態。後來Laga說他們家其實不想要小馬,我一聽,也不知哪來的啟發,跟阿飛不到兩三句商量,我們便買下小馬,馬上當了爸跟媽。該幫女兒取什麼名字我想了很久,將近才思枯竭,阿飛一出口便讓我讚嘆,Sherni,意思是雌獅或母虎。希望Sherni能在這個響亮名字的加持下健康長大。

Sherni順利完成她生平的第一次七大湖健行,無恙。

Kashmir Seven Great Lakes Trekking 2017

Sherni的旅程,持續中!

春天的索爾瑪 Sonamarg in Spring

當自己還是以一個旅人的身分造訪喀什米爾時,無論看到什麼,都覺得一切是那麼地新鮮有趣;定居後,逐漸調適異地差異性,生活回歸日常,眼前看到的似乎變得平常,那份原始的衝擊也逐漸被磨平,尤其,每當陪同初次造訪喀什米爾的旅人時,這樣的體會最為深刻。還好,在大自然面前,面對它不斷轉換的面貌,那份悸動,還在。

DSC_5656-1

來了索爾瑪(Sonamarg)好幾次,春、夏、秋各有它的美,冬季氣溫降至零下10-20度,豐厚的下雪量阻斷了往來道路,連當地人也無法一窺究竟。索爾瑪除了是著名的七大湖健行登山口,也是斯里納加往列城的唯一道路必經地之一,由於四周環繞壯闊的喜瑪拉雅群峰,每年為當地帶來無數的觀光人潮。一般,索爾瑪在十一月低封路封山,要到隔年的五月中下旬才會開放車輛和遊客,今年的氣溫比起往年提早一個月回暖,四月底已經開放,而前往列城的道路因位處更高海拔,依舊關閉中。

從斯里納加到索爾瑪的單趟車程約3個小時,不以登山為目的遊客通常一日來回,騎馬前往觀賞Tajwas百年冰河。前往Tajwas冰河的一路上景色寬闊,四月底,四周的群山依舊覆蓋在層層厚雪裡,非高山樹種尚未長出新芽。

IMG_7540-1

除了騎馬,還有人力雪橇車可以玩。一開始喊價500盧比,成交價可以到50-100之間。

Sonamarg

遠處的Tajwas冰河一片深雪,無法再靠近。不過,能置身於如童話般的白雪世界,對大部分的人來說已經非常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