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茶小弟 Tea shop boy

去印度之前我不曾去過類似像印度這樣的國家,我的腦袋裝了很多理所當然的想法,很難不用富裕世界教我的邏輯去思考;我知道很多看不見的角落一直有事情在發生,我們對發生的事情表達了同情,哎了一聲,然後頭一轉就忘了,等到我們親自來了一趟,生活過了,看見遠在天邊的事情就發生在眼前才終於真正擺脫矯情式的同情,站在世界面前頓時感覺自己渺小,但又好像同時跟它沒了距離。

阿飛帶我回到這間他每天一早從船屋家裡徒步一小時,連續做了3年送茶小弟的茶館。

繼續閱讀「送茶小弟 Tea shop b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