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汗堡壘 Hari Parbat Fort

DSCF2689

可汗堡壘Hari Parbat Fort盤據Sharika Hill上環視達爾湖和斯利那加整座城市。在達爾湖無論坐船還是徒步,Hari Parbat Fort無所不在。

DSC_7267

堡壘雛形建於西元9世紀,15世紀由波斯帝國國王阿克巴Akbar完成主體建造,19世紀再由喀什米爾親王完成現今的面貌。

車可以開到大門口,目前仍有印軍駐紮堡壘上管制來往的旅客,護照簽證要帶著備檢。沿著鋪設平整的石頭階梯往上走,這類階梯在喀什米爾不太常見。

DSCF2339

堡壘上建有一座神廟Shri Sharika Temple供奉著有18支手臂的印度守護神。 Continue reading

向舊時代致敬 / Floating Market

達爾湖的水上市場Floating Market是斯利那加著名的蔬菜批發市集;附近菜市場的部份店家和餐廳天未亮便划著小船來採買第一手食材,而賣家則是住在達爾湖上的獨立小菜農。水上市場的交易規模其實很小,跟著水上農地的逐漸縮減和變更用途,放眼望去,似乎也只有老一輩的菜農會這麼勤勞不休,即使採收僅一盆番茄也甘願划上半個小時的船來尋找買主。只能說,動盪如喀什米爾也是踩著時代巨輪跟著前進的,這番看似與世無爭和自給的景象可能也會慢慢沉寂下來。

對此,我以個人偏愛的黑白照片向舊時代致敬。

DSCF3606

你不會相信的;在喀什米爾的這幾年,這是我第一次參觀水上市場!原因只是太早。四點半以前一定要出發,因為七點不到就幾乎船去湖空。

DSCF3671

天還未全亮,買賣雙方已蓄勢待發。

DSCF3672

船擠船。 Continue reading

信仰 Believe 

今年為期29天的齋戒月結束了;我總共齋戒了19天,另外9天因女性週期而暫停,另外1天醒來天已亮。以這次的經驗談,要完成齋戒除了靠意志,最重要的是靠著自己對阿拉力量的敬畏。

在成為穆斯林以前,我並未真正信奉任何宗教,成為穆斯林是因為婚姻,但即使生活在伊斯蘭的世界,兩三年過去了,我依舊未能積極學習,每日清真寺傳來的五次鐘禱對我來說像是背景音,聽而未覺,但一直以來我便堅信世界上存在一股無形的力量,創造主宰了世界並左右萬物的命運,這股力量在穆斯林的世界裡是至高無上的,是無可比擬的,就叫阿拉。

人需要宗教嗎?未必。人要加入什麼宗教是個人的選擇,但人需不需要信仰?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圖:齋戒月的最後十天,男孩們可選擇入關清真寺,時刻讀經、禱告和冥想一直到齋戒結束。親戚家的兒子在新年的早晨由清真寺住持陪同下光榮返家。新年快樂EID MUBARAK)

新年瑞雪 First Snowfall for New Year

家裏寄來照片,斯利那加下大雪了!!!艾莎開心的跑出來玩鏟雪,穆迪躲在門裡偷看小姊姊玩耍。我們打視訊回家,家裏小孩搶著講,這個還沒講完那個又來插隊,嘰哩呱啦雖然好吵,但不知道為什麼,一片白雪皚皚實在浪漫,讓我好想你們這幾個小傢伙啊⋯⋯!

成長的搖籃Baby in the Cradle

兩個月的新生兒和他的新床。在喀什米爾看不到任何多功能嬰兒車和床、沒有育嬰守則、沒有益智玩具……。在這裡,的確物質誘惑少,小孩與環境為伍,一切從簡;住在山邊就跟羊群馬兒為伴,住水上就戲水游泳。比起在現代都會成長下的小孩,這裡的孩子更接近福。

達爾湖冬日風情畫 Dal Lake in Winter

朋友問我,回來台灣有沒不習慣的地方?我先是一愣,然後心想,其實沒有習不習慣的問題,只有想念,想念,想念。

小男孩為了送哭哭啼啼的大嫂跟兩個女兒到湖的對岸搭車而上課遲到。大嫂從家裡出門後一路哭,引來鄰人側目,妹妹在一旁緩頰,說,她的親戚剛過世。事實是夫妻倆大打出手,負氣離家。

霧中的達爾湖 Dal Lake in the mist

連日埋進一片霧中的達爾湖。

喀什米爾擁有眾多魚群豐富的淡水湖泊,常年吸引成千上萬的鳥群前來棲息。(圖: 達爾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