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 白 幻 想 曲

自從黑白的遺體火化後隔天,我們家來了一隻貓,我在房間裡隔著半透明窗簾看它走過,不慌不忙像是自己家一樣。我從椅子上跳起來快步進入走廊試圖趕跑它,只看它一躍跳上一米高欄杆,接上夾板再一躍就上了天花板,站在橫梁上我們望向彼此,頓時一股奇異感油然而生,我一點也不懂貓,但當下覺得它用人類的眼神看著我,一如貓優雅的姿態我看著它走過長廊裸露的天花板,接著緩步踏進屋主堆滿雜物的陰暗閣樓,裡頭感覺像蓋上一層密不透風的金鐘罩空氣稀薄。

繼續閱讀「黑 白 幻 想 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