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純真 Pure

小女孩興奮地把學校畫的圖一張張攤開秀給我看,手指點這點那,口裡說這說那,接著又一張張疊好,率性對折,推給我,說:給妳。我如獲至寶,趕緊收下,想,這是孩子的真,印度的色彩!

德蘭薩拉Bhagsu,銀飾師傅的小孩們

習慣 stay the same

當旅行到某個地方,我會習慣性先尋找餐廳,先吃頓飯喝杯咖啡,感受一下它的氣氛,觀察一下周圍的環境,如果它可以我感到安心自在,那之後我就每天去,每餐去。

圖:德蘭薩拉的巴宿Bhagsu街景

Dudu

Dudu,不到25歲,在巴宿(Bhgsu)開了一間以色列小吃店。他總是躲在銀飾店櫥窗後面抽菸,說他不好意思。當我在德蘭薩拉當志工的那一個月,我住在他的店對面的旅館,白天我經過他的店,晚上我跟他買falafel。他的生意很好,以色列人常來光顧,曾經交過一個以色列女友,女友愛他但當年他才21歲,說還不想定下來,把女友哄回以色列之後便避不見面。現在他們是好朋友,前女友還帶著老公小孩來印度看他。Dudu falafel除了東西好吃,Dudu這個年輕的老闆很性格很海派,很難有人不喜歡他的。Bhgsu, Dharamsala.

我無法假裝多愁善感,也無從解讀這群老婦人眼神中透露的什麼,但他們的緩慢枸褸,與一頭的雪白說著人類相同的故事。

(圖:西藏流亡政府在印度,總理就職一年週年紀念日)

溫暖無價

結束了一個月的義工工作,我即將離開德蘭薩拉。這個月除了讓我對藏人在異鄉的生活有初淺的了解外,對於自己可以付出與分享更感到開心,因為我得到的其實,比給的還多。

我從來沒學過打毛線。了解我的朋友絕對無法想像我可以像個藏族婦人一樣,隨時在餐館裡拿出兩坨毛線球與棒針,兩眼專注地、手指笨拙地深怕一不小心閃了神勾壞了一針而全盤皆毀,而我織的,也不過是最簡單的圍巾而已。教我打毛線的是我的藏族學生—周慕

繼續閱讀「溫暖無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