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 途

長途跋涉終於回家了,婆婆之前許願只要我們安全回來就奉獻一隻羊,於是一進家門羊就這麼犧牲了,為此我感到無比歉意。從台灣的機場到斯里納加的機場這一路每個人都是口罩不離臉,尤其抵達印度後還做了兩次核酸檢測才放行,可以感覺政府的防疫措施到此還算蠻盡心的,只是,一出了機場就完全破功,路上戴口罩比不戴的還多,或許是疫情太長了,大家開始無感甚至鬆懈,還是,這就是為什麼印度疫情會那麼嚴重的原因,我也只能盡量戴口罩、勤洗手保護自己了。

圖:姐妹們說阿飛在喀什米爾的笑容跟在台灣完全不一樣,是因為回到自己的地盤了吧!那股對家鄉的熟悉與依附、輕柔與釋放的情感是任何地方都難以取代的。

遙想。家

今年喀什米爾的冬天創下30年來最低溫,連達爾湖的湖面都結冰了,可以在湖上面走來走去,還有人玩起冰上曲棍球,船也得要破冰才能緩慢前進,真可惜無法親身經歷難得一見的壯觀場景,但想想,要撐過如此寒冷的環境是很辛苦的,還是隔著螢幕遙想就好,總多一份美感。目前我倆預計4月回喀什米爾,已經買好機票從香港轉機到德里,但實際上會不會起飛也還不確定,無論如何,也該回去了,目前疫情似乎還看不到盡頭,但生活總是要繼續往前,與病毒共存已經變成後疫情時期全人類的共生模式,等不到結束的一天,就只能積極去面對了。

達悟 Dawood

達悟是阿飛的外甥,是家族第三代第一個出生的男孩,我第一次造訪喀什米爾時他已經快兩歲。達悟家就在我們船屋對面於是常往外婆家跑,跟阿飛很親;我記得有一次地震,阿飛剛好不在家,達悟五歲了吧,地震發生的時候我很訝異聽見他不斷喊著:阿飛叔叔你在哪裡?快來救我!當下我才深刻明白阿飛在他小小心靈裡的重量。

繼續閱讀「達悟 Dawood」

2020拉達克10天9夜徒步朝聖之旅 / 行程

一 段 與 心 靈 對 話 的 朝 聖 之 路

從2019年10月31日起拉達克(Ladakh Region)正式脫離查謨與喀什米爾邦(Jammu & Kashmir State)成為印度第8個政府直轄區(Union Territory) ,不論是民心所願還是政治局勢的考量,我相信這對生活在這塊土地上以藏傳佛教為多數信仰的拉達克人民來說只是名稱上的不同而已,人們更在乎的是祖先流傳下來的傳統、文化和信仰能不受政治干擾而持續茁壯成長,以及那份對家園深耕了數百年的深厚情感能一代代永續傳承下去。

繼續閱讀「2020拉達克10天9夜徒步朝聖之旅 / 行程」

2019 Markha Valley Trek 馬卡山谷健行分享 / 勿忘初衷

這幾年一直帶七大湖這一條健行路線,有些團員問我:同樣的路線走這麼多次是什麼感覺?不覺得無聊嗎?一開始的當下其實很難反應,後來也就笑笑回了一句:養家活口;這是真心話,是多數人逃不掉的現實,更是一種讓人極力想逃開的責任,當中的掙扎和困境並非一兩句話可以說清楚,面對這般的話題不得已也只能輕輕帶過了。對我來說旅遊的這份事業是一條生命的線索而非人生最終的目的,或許個性使然,我從來沒有停止過探索生命的各種可能,雖然現階段也還不太明白上天給我的那份禮物會把我帶到哪裡去,不過還能循著生命自然的節奏繼續發掘美的各種姿態,對我大概就是很了不起的幸福了。

繼續閱讀「2019 Markha Valley Trek 馬卡山谷健行分享 / 勿忘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