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學中文

在Lha擔任中文老師的有來自西藏、台灣與中國的義工。在我即將離開的前幾天來了一個目前在美國唸China Study研究所的上海男生L,即將接續接下來為期兩個禮拜的教學。我們在餐館吃飯時聊了各自對於西藏的觀點,一開始我問他為什麼想來達蘭薩拉的Lha當義工,他說因為他看到Lha的官網寫到有關逃亡到達蘭薩拉的西藏人學中文的原因是為了再回到西藏,他說這讓他感到相當矛盾;如果是為了再回到西藏,那為什麼要逃出來呢?因為中國政府對藏人很壞,我有點刻意強調。我提到最近的藏人自焚事件越演越烈,從2009年起到累計到現在已超過了50人,

Continue reading “藏人學中文”

我的西藏學生們

以下是我在Mcleod Ganj的LHA義工機構教中文時,給西藏學生的回家作業,我稍微訂正了一些錯別字,其餘的皆依照學生所寫的內容完整地紀錄在這裡。

  • 我是從西藏拉薩跑來的一個流亡藏人叫加楊尼瑪,在我的家裡有八口人,是父母,兩個妹妹,兩個弟弟一個哥哥,還有過好姐姐,但她過逝了,那時候我心裡有很多受苦,沒有辦法,因為人生就是無常。我們都長大在偏遠的小村,那時候我年小的原因,不太明白過清靜的生活,我還跟弟妹吵過嘴和反對過父母的想法。

    Continue reading “我的西藏學生們”

終於。德蘭薩拉

終於,我來到德蘭薩拉的Mcleod Ganj,比預期的時間晚了一個禮拜。德蘭薩拉的山頭景觀跟大吉嶺類似,城鎮密集盤據半山腰。說實話,我還沒喜歡這裡。

第一天住進Ashoga民宿,浴室在房間外,沒有熱水。櫃檯人員是我在印度看過最凶的女人,面無表情,遞還鑰匙時也是一臉凶相,看都沒看人一眼,一早我便迫不及待搬到隔壁的Loseling民宿,房間寬敞,內有乾淨的浴室,更有發燙的熱水。聽一個台灣女生說

Continue reading “終於。德蘭薩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