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船季節 Repairing the houseboat

船屋人家說,為了迎接五月開始的旅遊旺季,達爾湖上的每艘船正如火如荼整修中。修船工人難求,來了就得好好招呼伺候,不時倒茶遞水煙是基本的,就怕工人做得不開心,丟下跑去接別船。
圖:船底部是整修重點,要把新鮮的草繩重新塞進木板間隙,以防滲水

船屋媽媽 houseboat mama

就在這次去喀什米爾的期間,船屋媽媽的父親過世了! 我都叫他爺爺,就住在船屋後方幾步路的距離。船屋爺爺15年前右半邊中風,雖然不良於行但身體也還算健康。船屋人家說起爺爺的過往事蹟讓人嘖嘖稱奇;家族最後一位holybaba,也就是聖者,說他開課傳授聖者知識給前來求教的人,說他體型強壯高大可以一拳把人打飛,說他伸張正義令人畏懼,說他一手撐起浸水船屋,說他很多很多……! 船屋媽媽從他的父親病情惡化,來回醫院期間便每天掉眼淚,消瘦了許多從我上次見到她。

祝福妳,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