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瑞雪 First Snowfall for New Year

家裏寄來照片,斯利那加下大雪了!!!艾莎開心的跑出來玩鏟雪,穆迪躲在門裡偷看小姊姊玩耍。我們打視訊回家,家裏小孩搶著講,這個還沒講完那個又來插隊,嘰哩呱啦雖然好吵,但不知道為什麼,一片白雪皚皚實在浪漫,讓我好想你們這幾個小傢伙啊⋯⋯!

成長的搖籃Baby in the Cradle

兩個月的新生兒和他的新床。在喀什米爾看不到任何多功能嬰兒車和床、沒有育嬰守則、沒有益智玩具……。在這裡,的確物質誘惑少,小孩與環境為伍,一切從簡;住在山邊就跟羊群馬兒為伴,住水上就戲水游泳。比起在現代都會成長下的小孩,這裡的孩子更接近福。

祖孫倆 Caring

「……妳是否曾想過,有這麼一天妳會在這裡,在喀什米爾,和一家人生活在船上?」

「沒有,我從來沒想過有這麼一天,我將生活在這裡;這裡並不遙遠,而是離天堂最近的距離。」

終於下雪 snowfall finally

就在要回台灣的這幾天,斯里納加開始下起我期待已久的大雪,整個城市在瞬間轉換它的面貌。

IMG_20150202_090343

待多久了? 該這樣問嗎?似乎我還以為自己是個旅人。喀什米爾已經是我下半輩子的家,往後無論去哪裡,即使回台灣也是短暫停留,只是旅人。離開,讓人惆悵!

因為愛 Love Story

M,飛兒時的朋友,跟喀什米爾女友私奔。

一進大廳坐下來,飛就跟我說這個消息。女方家長報了警,抓了M的爸爸跟舅舅,並在他們可能出現的地方埋伏抓人。未果。飛說,他們肯定逃到德里了,但如果M知道他的父親被關起來,他一定會妥協,把女生送回家。飛一臉肯定的神情說。

前幾天我才見過M。這裡做觀光生意的男孩很容易交上外國人。當他還二十出頭,跟一個認識不到一週的中國女孩結婚,沒幾個月,男孩遇上現任女友,馬上跟中國女孩離婚。中國女孩寄來存證信函給印度警方,信中控訴男孩始亂終棄,還讓她懷孕。男孩花了錢,終究擺平。再接著,男孩愛上一個日本女孩,長得漂亮又善良。也是幾個月,男孩為了現任喀什米爾女友,跟對方分手了。

上個月,M的另一個日本女友來玩,因為水災哪都去不了,來二十天都待在男孩家,男孩告訴飛,他們就做愛。喀什米爾女友不知道嗎?這時期電話斷訊,剛好當藉口。

M的事,目前只有包括我們和左右船屋知道,都是親戚。晚間,M家人接獲通報,說警察要來抓家裡的小孩,嚇得家人把小孩四個藏到我們家裡。聽飛說男孩跟女友躲在離斯里納加約五十公里遠一個親戚家。晚間,他們回來準備向警局投案,就在離警局幾步,他們又逃走了。

在喀什米爾,即使逐漸步入現代化的時代,一般家庭還是希望把女孩嫁進屬意的人家。如果男女孩自由戀愛,只要雙方家長同意還是可以結婚的。私奔這件事在喀什米爾,有些女方家長告上警局,事情鬧得沸沸揚揚,雖然大多還是以結婚收場,但雙方的名譽已經受影響,尤其在民風保守的伊斯蘭地方,女方影響更大。

後來,兩人終於被警方找到,女方說如果送她回家便服毒自盡。目前就我所知,女方家長終於妥協,兩人還是結婚了。

像這樣的案例在喀什米爾,不時上演。

水上房子 Housing on Lake

達爾湖除了船屋外,還有很多搭在船屋後方的水上房子,支架都是固定在湖底的。這一次喀什米爾大水災,船屋幾乎都順著水位調整高度,保住了,但這些房子,船屋人家住的家,無一倖免,全滅了頂。

圖: 達爾湖( Dal Lake) 的水上房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