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拉達克10天9夜徒步朝聖之旅 / 行程

一 段 與 心 靈 對 話 的 朝 聖 之 路

從2019年10月31日起拉達克(Ladakh Region)正式脫離查謨與喀什米爾邦(Jammu & Kashmir State)成為印度第8個政府直轄區(Union Territory) ,不論是民心所願還是政治局勢的考量,我相信這對生活在這塊土地上以藏傳佛教為多數信仰的拉達克人民來說只是名稱上的不同而已,人們更在乎的是祖先流傳下來的傳統、文化和信仰能不受政治干擾而持續茁壯成長,以及那份對家園深耕了數百年的深厚情感能一代代永續傳承下去。

相較於喀什米爾河谷流域的豐饒,與西藏西南同屬羌唐高原的拉達克,生活條件可說相對嚴苛很多。對老一輩的人而言,荒漠和貧瘠的環境只會更堅定他們虔誠的信仰,以及面對嚴峻的生活考驗時心所展現的高度韌性,而這種刻苦耐勞的精神對於現今受高等教育、在虛擬社群中成長的新世代來說雖是望塵莫及但也並非主要的追求;在難以抵擋的現代化和全球化的發展下,像拉達克這樣的淨土一樣也不可避免地要在傳統和進步、過去和未來、依存或獨立間經歷一番拉扯和掙扎。

10 天 9 夜 徒 步 朝 聖 之 旅 / 行 程 概 要

「2020拉達克10天9夜徒步朝聖之旅」規劃有古蹟文化1日旅行、5天4夜經典雋永的馬卡山谷健行、以及拉達克最富盛名的班公錯湖2日旅行,內容涵蓋了人文與自然豐富多元的層次,帶你深入體驗以藏傳佛教為核心價值的拉達克人在廣博卻嚴苛的生活條件下展現的高度生命力和戰鬥力,以及以荒漠為題的大自然如何創造令人驚艷的絕美場景。

Continue reading “2020拉達克10天9夜徒步朝聖之旅 / 行程”

被遺忘的舊風景 Zanskar

Linnie Traveler / Zanskar

Zanskar就像一本被掛在牆上多年忘記被取下的舊月曆,跟著歲月埋上一層又一層潮濕的粉塵,變硬、泛黃、捲曲。

Linnie Traveler / Zanskar

Zanskar的旅行我期待很久了;這幾年不斷聽我公公講著以前帶團到Zanskar的故事,說著這個地方吸引了非常多的歐洲人特地來體驗高山的純淨和人們生活的原始樣貌,而那時候的列城還屬於相當落後的小農村尚未開發,更不用提現今熱門的景點班公錯、奴布拉河谷或莫麗麗湖了!於是六月初我倆搭上Amber和阿翔的拉達克之旅順道成行,只大略了解它的地理位置、鎮名和一兩座寺廟就出發了,不過預計4天的路程卻因中途的大雪紛飛變成了8天,最後,動彈不得的那4天卻成了這趟旅行最深的記憶。

Continue reading “被遺忘的舊風景 Zanskar”

古蹟文化1日旅行 / 行程

拉達克藏傳佛教的歷史由來已久,多數人民信奉藏傳佛教,而佛教教人謙遜良善和輪迴的觀念也深入拉達克人的心,面對貧瘠的生活環境甘之如飴,相信今生的苦難將帶來來世的甘甜,也因此像西藏一樣,群山盤據的拉達克時常可見建於半山腰、遠離塵囂的古老寺院,而寺廟旁和道路上也處處立有大大小小的祈福塔,以及徒步遶境的虔誠信徒。古蹟文化之旅將帶你認識拉達克最古老、最具代表性的寺院和古蹟遺址,深入了解當地人如何透過宗教的力量克服生活環境的嚴峻考驗而踏實而居。

Continue reading “古蹟文化1日旅行 / 行程”

奴布拉河谷3日旅行 / 行程

奴布拉河谷即花之谷,數百年來伴隨著四季的更迭靜靜餵養著滂水而居的農家和大自然生息。冬季,群山累積豐厚雪量,到了春天,融雪反覆沖刷挖鑿出深如懸谷的河道灌溉了大片的青稞田地;8月中下旬農作開始成熟,9月中上旬全數收割完畢,10月村民準備儲量過冬養息,靜靜等待隔春的到來。奴布拉河谷平均地勢海拔較拉達克全境低,氣候也相對溫和。

Continue reading “奴布拉河谷3日旅行 / 行程”

莫麗麗湖 Tso Moriri

Linnie Traveler / Tso Moriri 2017

莫麗麗湖的照片其實早整理好,文字卻因種種原因被我擱著,直到今天也就是進入齋戒的第三天覺得再不寫,莫麗麗可能就要像鬼魂一樣糾纏我一整年;只是,齋戒讓人難以集中精神,容易陷入昏睡,做事也力不從心,清真寺宣禮塔還未響起第二次禱告的廣播,中午左右,我便從打盹中驚醒深怕錯過;對此,我對莫麗麗感到遺憾,如果我無法完整描述出你的美,請原諒我。最後結果是,我還是略過了春夏,直到入秋這兩天才一口氣寫完。(圖:Korzok的民宿)

Continue reading “莫麗麗湖 Tso Moriri”

奴布拉河谷 Nubra Valley

拉達克,如果不是因為軍事目的,它不會有海拔超過五千以上的公路,放眼望去一條條險峻蜿蜒看不見盡頭的道路的確令人驚嘆人類不服輸的精神,而沿途一座座偏遠村落也因此被造福開發;不過,有時候我寧願它還是保持原樣,安靜地不被打擾。

DSCF9051

2017年10月中旬,在帶完年度的最後一個團後,我和阿飛繼續留在列城,還有江江,這時候拉達克已經很冷了,比我想像的冷,我們三人計畫了一趟三天二夜的奴布拉河谷之行,包括探訪一座近幾年才開放遊客,靠近巴控喀什米爾邊境的小村莊Turtuk,以及兩天一夜的莫麗麗湖之旅Tso Moriri。有關Turtuk和莫麗麗湖我將另篇分享。

Continue reading “奴布拉河谷 Nubra Valley”

無題 Untitle

抵達這趟路最後一個四千啞口Nichnai Pass,我從背包裡拿出一瓶背了七天的蘋果汽水,就我們幾人,享受著一口氣泡在嘴裡跳躍的純粹喜悅,卻渾然不知晚上即將降臨的風暴,不是天之災,而是人之惡。

對於這一趟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回來後我馬上寫了篇文章,期待發文後能得到共鳴和探討,但思考了好幾天,最後還是決定先放著。對於我這個半途出家做旅遊的人,我需要重新定義我要的服務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