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Untitle

抵達這趟路最後一個四千啞口Nichnai Pass,我從背包裡拿出一瓶背了七天的蘋果汽水,就我們幾人,享受著一口氣泡在嘴裡跳躍的純粹喜悅,卻渾然不知晚上即將降臨的風暴,不是天之災,而是人之惡。

對於這一趟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回來後我馬上寫了篇文章,期待發文後能得到共鳴和探討,但思考了好幾天,最後還是決定先放著。對於我這個半途出家做旅遊的人,我需要重新定義我要的服務業。

我的女兒 My Sherni

去年大湖健行期間,我騎乘的LiLy已經懷孕,但她的主人Laga卻毫無察覺,經過12個月的妊娠,今年LiLy的身邊多了個小跟班,一隻僅兩個月大的女兒,不過沿路哺乳讓媽媽的身體相對虛弱,也影響到她的工作狀態。後來Laga說他們家其實不想要小馬,我一聽,也不知哪來的啟發,跟阿飛不到兩三句商量,我們便買下小馬,馬上當了爸跟媽。該幫女兒取什麼名字我想了很久,將近才思枯竭,阿飛一出口便讓我讚嘆,Sherni,意思是雌獅或母虎。希望Sherni能在這個響亮名字的加持下健康長大。

Sherni順利完成她生平的第一次七大湖健行,無恙。

Kashmir Seven Great Lakes Trekking 2017

Sherni的旅程,持續中!

跳躍 Jump

2016 Seven Great Lakes Trekking

說到跳,台灣人到哪裡都要跳一下,到了喀什米爾的高山把馬夫也傳染了,而且跳的比誰都猛!

dsc_7170-1

左: Parvez,又名耶穌,平時非常沉靜穩重,隨時靜候差遣,沒想到首跳就成。右: Sagi,勤奮靈活又調皮,團員都還沒興起跳躍的念頭,他已經先跑來跟我說: Babi, Jump Photo(嫂子,幫我拍跳躍的照片)。

2015喀什米爾七大湖健行/我的、山的和湖的故事

今年的大湖行,兩個月內走了四次,行前和行後,我一直思考著,該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真實呈現對這段路的感受。看著一張張的照片發呆,想,如何寫下我的第一句?在大自然面前我們總無言,只能仰望,只能驚嘆,我們靜靜地觀賞,油然而生的情感因人而異,低下頭,看進心裡,城囂的紛擾不會消失,但至少此刻遠離。山為人帶來平靜和靈感,也伴隨每個人的到訪,山的傳奇被述說被流傳。希望希望,我也可以用我的故事為它增添色彩,讓傳奇永傳。

每 個 湖 都 有 它 的 故 事,以 及,我 的 故 事


G a n g a b a l   T w i n   L a k e

餵養Gangabak雙子湖的聖山-Haramukh。海拔5,124公尺,屬克拉崑崙山系,是印屬喀什米爾最高峰。Haramukh聞名於世的原因是150年前英國科學家登頂後在此發現了世界第二高峰-K2(海拔8,611公尺),但事實上,這並不是喀什米爾人將Haramukh視為聖山的主因。

對於Haramukh聖山,民間流傳這樣的故事;很久以前,盛傳Haramukh住著一位聖者(當地人稱聖者為Holybaba,是民間與神溝通的橋樑),但沒有人見過他的真面目。一天,一位高山原住民(Gujar)趕著放牧吃草的山羊回家,接著便一一幫每隻山羊擠奶,卻發現其中一隻山羊竟然一滴奶都擠不出來,原本不以為意,但連續幾天都發生同樣的事,飼主也質問羊奶到哪去了?原住民答不出來,於是決定一早偷偷跟蹤這隻山羊的去向,結果出乎他的意料,讓他驚喜不已,原來,山羊每天都跑到這位聖者的住所,將自己的奶貢獻給聖者了。從此,Haramukh以聖山之名在民間不斷被傳誦。 Continue reading

童話場景 Naranag (秋末)

Naranag,位於喀什米爾首府-斯里納加東北邊,約3個小時車程的距離,海拔約2,700公尺。Naranag以其豐富的高山樹種、山谷河流草原、以及健行紮營點而著名–由此可健行至著名的Haramukh山,以及包括gangabal湖在內的七大湖。Naranag比起其他觀光景點,例如Gulmarg和Sonamarg來說觀光客少些,也寧靜許多,你可以利用一天的時間到Naranag走走,沿著Wangath河騎馬、漫步或附近山區健行也行,當天即可可來回斯里納加。

蕭瑟的秋末田園景致。一顆顆枯樹上掛著成堆風乾的玉米葉,準備給自家的牲畜過冬。(圖:Baba Nagri,往Naranag路上)

著名的千年印度神廟廢墟。

在Naranag,可以沿著溪谷騎馬觀賞山河景觀。

喀什米爾令旅人嚮往的,不只是大自然依然保有的原始面貌。你可以看見,在鄉村山谷間的人們如何生活在科技之外,靠身體的勞動轉動他們的每一天。(圖: 鄉村婦女老少皆用頭頂搬運大捆草堆。)

在喀什米爾常見童話場景。

Naranag依舊保存了純樸的鄉村生活。

2014喀什米爾七大湖健行

很晚,我才喜歡上登山。開始的一兩次,當望著眼前永無止境的上坡,我的心裡滿滿咒罵,想,幹嘛折騰自己?!之後直到現在,這樣的情緒不再有過;在越過無數上坡後看見的風景,讓人不再計較曾經付出的多少。

第 一 天

Naranag – Gangabal雙子湖

清晨五點多我們一行12人在達爾湖邊等著,整裝準備前往健行起點Naranag。個人裝備、帳篷毛毯、炊具食物一堆東西,共三台吉普車,連車頂也滿滿。

我一向不喜歡拍團體照,偏偏我們從小最常拍的就是合照;這次除了我們12人外,登山嚮導是船屋家的Feroz,船屋爸爸來幫忙,哥哥因為愛釣魚也一起來了,3人;馬伕6位+1位跟著馬夫爸爸一起來幫忙的。算算共22人。(攝於Naranag) Continue reading

願你如願 I wish

健行期間剛好遇上穆斯林的齋戒月,我們兩個年紀最大的馬夫,從日出到日落禁食外,更滴水不沾。但他們步伐穩健,表情平和,一路走來比任何人輕盈;有時候我好奇,猜想,他們跟唯一的真主祈禱了什麼?請求了什麼?無論什麼,願心誠者一切如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