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勇如馬夫 Ponyman

DSCF2648-2

在喀什米爾冬日是嚴峻,即使入春,山區的氣候依舊寒冷。來自亞熱帶的我們會以為當地人應該非常適應才對,但如果沒有應有的設施和資源,生活在這樣的環境是非常辛苦的;就像那些跟著我們一起上山健行的馬夫生病了,團員們總便面露驚奇地開玩笑說;我以為馬夫跟我們不一樣,看來個個神勇,原來他們也會生病!會,他們會,而且還蠻常的。

圖:索爾瑪的馬夫等著客人,取暖中。

春天的索爾瑪 Sonamarg in Spring

當自己還是以一個旅人的身分造訪喀什米爾時,無論看到什麼,都覺得一切是那麼地新鮮有趣;定居後,逐漸調適異地差異性,生活回歸日常,眼前看到的似乎變得平常,那份原始的衝擊也逐漸被磨平,尤其,每當陪同初次造訪喀什米爾的旅人時,這樣的體會最為深刻。還好,在大自然面前,面對它不斷轉換的面貌,那份悸動,還在。

DSC_5656-1

繼續閱讀「春天的索爾瑪 Sonamarg in Spring」

一家人的冬天 Chillai Kalan

從每一年的12月21號到1月30號是喀什米爾冬天最冷的40天,當地人叫 Chillai Kalan,也就是Male’s Winter(男人的冬天),溫度最低,雪下最多,活動量也最低的日子。接著2月初一直到20號是Female’s Winter(女人的冬天),最後到了2月底是Kid’s Winter(孩童的冬天)。一家人的冬天都過過了!

圖: 斯里納加的市區一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