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舊風景 Zanskar

Linnie Traveler / Zanskar

Zanskar就像一本被掛在牆上多年忘記被取下的舊月曆,跟著歲月埋上一層又一層潮濕的粉塵,變硬、泛黃、捲曲。

Linnie Traveler / Zanskar

Zanskar的旅行我期待很久了;這幾年不斷聽我公公講著以前帶團到Zanskar的故事,說著這個地方吸引了非常多的歐洲人特地來體驗高山的純淨和人們生活的原始樣貌,而那時候的列城還屬於相當落後的小農村尚未開發,更不用提現今熱門的景點班公錯、奴布拉河谷或莫麗麗湖了!於是六月初我倆搭上Amber和阿翔的拉達克之旅順道成行,只大略了解它的地理位置、鎮名和一兩座寺廟就出發了,不過預計4天的路程卻因中途的大雪紛飛變成了8天,最後,動彈不得的那4天卻成了這趟旅行最深的記憶。

Linnie Traveler / Zanskar

早上6點半我們從卡吉爾Kargil出發,一開始司機以高速公路的時速開在鄉間小道上,2個小時之後路況開始變差,從此一路顛簸碎石路。

Linnie Traveler / Zanskar

整趟旅程還未結束我的屁股已經磨破皮,坐車像騎馬一樣。

Linnie Traveler / Zanskar

Zanskar位於卡吉爾往南延伸240公里的Zanskar Range,以Padum為首府,擁有查模和喀什米爾邦最高兩座海拔超過七千公尺的高山,即著名的NUN和KUN,海拔分別是7,135公尺和7,087公尺,屬於克拉崑崙山系。首府Padum是多條健行路線的登山口,包括著名的Chadar Trek、Lamayuru、Darsha。 Continue reading

春雪 Snowfalls in April

都進入四月春了,不到三千海拔的所爾瑪依舊下著大雪。今天起,所爾瑪將正式開放前往觀光,但往Tajwas冰河的山路依舊深埋厚雪裡而無法前往,依據氣象報告數據顯示,2017年喀什米爾的降雪量居十年來最高,加上三、四月份一向是這裡的雨季,如果天公不作美,要看冰河可能要等到五月中下旬了。但真的,置身一片雪白又雪花片片直落的當下,冷到爆也甘之如飴呀!

新年瑞雪 First Snowfall for New Year

家裏寄來照片,斯利那加下大雪了!!!艾莎開心的跑出來玩鏟雪,穆迪躲在門裡偷看小姊姊玩耍。我們打視訊回家,家裏小孩搶著講,這個還沒講完那個又來插隊,嘰哩呱啦雖然好吵,但不知道為什麼,一片白雪皚皚實在浪漫,讓我好想你們這幾個小傢伙啊⋯⋯!

終於下雪 snowfall finally

就在要回台灣的這幾天,斯里納加開始下起我期待已久的大雪,整個城市在瞬間轉換它的面貌。

IMG_20150202_090343

待多久了? 該這樣問嗎?似乎我還以為自己是個旅人。喀什米爾已經是我下半輩子的家,往後無論去哪裡,即使回台灣也是短暫停留,只是旅人。離開,讓人惆悵!

三月雪 snowfall incessant

從前晚開始,整個喀什米爾已經下了整整48小時的雪,造成嚴重的通訊和交通中斷,學校停課,機場也全面關閉。百分之七十五的喀什米爾處於與世隔絕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