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像隻受困在動物園的野生動物,大部分的人會盯著你看,看很久,但其實那些用眼神把你給包圍的人其實是被你嚇到了。

(圖:等著進入泰姬瑪哈陵的排隊人潮)

很少,幾乎沒有任何人的眼神讓你察覺他一絲的空洞,也不會有人掉進自己的世界發起呆來,人們的雙眼總專注在眼前的一切,從一個點跳到另一個點,樂此不疲。

(圖: 泰姬瑪哈陵的人潮)

一個19歲的三輪車夫

凌晨四點,我乘嘟嘟車前往阿格拉火車站,準備前進金三角的第三個城市-齋浦爾(Jaipur)。依舊,車站大廳以及月台各處散落露宿的乘客,等著隔天的火車把他們帶往下一個停靠站。我漫無目的地在月台上晃,旅館老闆說在印度任何事都可能發生,要我早點來。找了個地方坐下,開始讀我的Aleph,才走了幾行,無法專注,放下書任思緒飄散,我想起了R,一個19歲的三輪車夫。

繼續閱讀「一個19歲的三輪車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