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法假裝多愁善感,也無從解讀這群老婦人眼神中透露的什麼,但他們的緩慢枸褸,與一頭的雪白說著人類相同的故事。

(圖:西藏流亡政府在印度,總理就職一年週年紀念日)

溫暖無價

結束了一個月的義工工作,我即將離開德蘭薩拉。這個月除了讓我對藏人在異鄉的生活有初淺的了解外,對於自己可以付出與分享更感到開心,因為我得到的其實,比給的還多。

我從來沒學過打毛線。了解我的朋友絕對無法想像我可以像個藏族婦人一樣,隨時在餐館裡拿出兩坨毛線球與棒針,兩眼專注地、手指笨拙地深怕一不小心閃了神勾壞了一針而全盤皆毀,而我織的,也不過是最簡單的圍巾而已。教我打毛線的是我的藏族學生—周慕

Continue reading “溫暖無價”

藏人學中文

在Lha擔任中文老師的有來自西藏、台灣與中國的義工。在我即將離開的前幾天來了一個目前在美國唸China Study研究所的上海男生L,即將接續接下來為期兩個禮拜的教學。我們在餐館吃飯時聊了各自對於西藏的觀點,一開始我問他為什麼想來達蘭薩拉的Lha當義工,他說因為他看到Lha的官網寫到有關逃亡到達蘭薩拉的西藏人學中文的原因是為了再回到西藏,他說這讓他感到相當矛盾;如果是為了再回到西藏,那為什麼要逃出來呢?因為中國政府對藏人很壞,我有點刻意強調。我提到最近的藏人自焚事件越演越烈,從2009年起到累計到現在已超過了50人,

Continue reading “藏人學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