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大吉嶺喝杯茶?!

在路上將近一個月,我來到不像印象中的印度的大吉嶺。在這裡,西藏人、尼泊爾人與不丹人是多數;這裡的店家不會在你經過的時候因為過度熱情而嚇跑你,路上也不會有人來騷擾你,也或許是曬黑之後讓我看來像個尼泊爾人,我不再覺得備受注目,也相對還我自在。不過,雨季已如期到來,山頭籠罩在層層濃霧裡,百分之兩百的溼度,薄薄的小內褲晾了一天還像剛洗好時一樣。


記得在齋浦爾遇到的一個新加坡男生剛從大吉嶺過來,他說大吉嶺的夜晚有著滿天的星斗,但我只看到小小的一顆孤獨地掛在黑幕裡;當地人說雨季的前後可以遠眺聖山Kanchenjunga,印度第一高峰也是世界第三高,但我連近在眼前的群山都難以辨識。 離開大吉嶺之後來到錫金,才明白,舟車勞頓去到大吉嶺不是為了看風景也不是喝紅茶,而是為了讓我找到一本書。

在瓦拉納西讀完了我的Aleph,離開的那天經過Rajesh的店,他如常坐在店門口再次叫住我,原本打算把書賣掉,但當下的機緣讓我決定送給他,我不確定這本書能不能帶給Rajesh任何的啟發,但可以確定的是,我又要開始尋找我的下一本,幸運的話或許能再次為我帶來像Aleph的奇遇,不幸的話也只能怪自己一時被迷惑,書這種東西很容易在帶出書店之後魔力跟著消失,只因為它不是你的書。不過,幸運總是跟著我,讓我在大吉嶺唯一的一家書店找到了這本—A Step Away From Paradise.

故事開始,作者引用了這樣一句話:
There’s a crack in everything.That how the light get in. —-Leonard Cohen

我看著Leonard Cohen的名字傻笑,這是我的書。這句話我不知道怎麼翻,但我明白作者引用這位歌手詩句的用意;Leonard C ohen曾經剃度當過幾年的和尚,深諳佛學的內涵,後來還俗繼續當他的歌手、作家與詩人,也是一位朝聖者。

書內容描述一位現代高階喇嘛如何透過神啟,帶領300位信徒徒步走進險惡的雪山與冰河,只為尋找隱藏在八千多公尺高的 Kanchenjunga 裂縫裡,一個超越死亡,沒有病痛與苦難的香格里拉。我並沒有走進險惡之地尋找桃花源的壯志,這本書讓我如此著迷,一方面是讓我藉此了解宗教信仰對西藏人的重要,而另一方面則是期待可以從這個真實的故事裡獲得—哪怕只有那麼一點點—靈光的乍現,帶我這個迷路的朝聖者一歩歩走上這趟旅程的正途。

而旅程走到現在,我開始相信:凡事相信,不管相信什麼都能順心。聽起來像是陳腔濫調,但陳腔濫調總是對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