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Markha Valley Trek 馬卡山谷健行分享 / 勿忘初衷

這幾年一直帶七大湖這一條健行路線,有些團員問我:同樣的路線走這麼多次是什麼感覺?不覺得無聊嗎?一開始的當下其實很難反應,後來也就笑笑回了一句:養家活口;這是真心話,是多數人逃不掉的現實,更是一種讓人極力想逃開的責任,當中的掙扎和困境並非一兩句話可以說清楚,面對這般的話題不得已也只能輕輕帶過了。對我來說旅遊的這份事業是一條生命的線索而非人生最終的目的,或許個性使然,我從來沒有停止過探索生命的各種可能,雖然現階段也還不太明白上天給我的那份禮物會把我帶到哪裡去,不過還能循著生命自然的節奏繼續發掘美的各種姿態,對我大概就是很了不起的幸福了。

馬卡山谷健行本不在我的開發清單裡,因為拉達克地處高海拔,氣候乾燥,空氣相對稀薄,很難想像自己能在這種嚴峻的環境徒步上到海拔5,260公尺高的埡口Kangmaru,如果不是因為喀什米爾的政治局勢急轉直下令人措手不及,我和阿飛更希望開發的是Tarsar和Marsar雙湖健行。但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老人家的話總是一針見血,又不完全令人絕望,仔細品嚐才知其中深含契機。在拉達克的兩個多月我不斷感念:阿拉眷顧我倆。在喀什米爾如此動盪不安的局勢下我們比任何人還幸運地完成今年的行程,而且還開發了馬卡山谷這條路線。

如果我只在乎山壯闊的表象,一開始的確是,我相信很快就會被馬卡山谷的荒涼和單調一點一滴地稀釋掉原初體驗的美好,最後,這一幕幕浩瀚的場景在我心裡還能留下什麼?對於馬卡山谷的體會我選擇用另外一種方式來詮釋,它的美我發現的有點晚,還有遺憾的話那就留給下一次吧! Continue reading

春天的索爾瑪 Sonamarg in Spring

當自己還是以一個旅人的身分造訪喀什米爾時,無論看到什麼,都覺得一切是那麼地新鮮有趣;定居後,逐漸調適異地差異性,生活回歸日常,眼前看到的似乎變得平常,那份原始的衝擊也逐漸被磨平,尤其,每當陪同初次造訪喀什米爾的旅人時,這樣的體會最為深刻。還好,在大自然面前,面對它不斷轉換的面貌,那份悸動,還在。

DSC_5656-1

來了索爾瑪(Sonamarg)好幾次,春、夏、秋各有它的美,冬季氣溫降至零下10-20度,豐厚的下雪量阻斷了往來道路,連當地人也無法一窺究竟。索爾瑪除了是著名的七大湖健行登山口,也是斯里納加往列城的唯一道路必經地之一,由於四周環繞壯闊的喜瑪拉雅群峰,每年為當地帶來無數的觀光人潮。一般,索爾瑪在十一月低封路封山,要到隔年的五月中下旬才會開放車輛和遊客,今年的氣溫比起往年提早一個月回暖,四月底已經開放,而前往列城的道路因位處更高海拔,依舊關閉中。

從斯里納加到索爾瑪的單趟車程約3個小時,不以登山為目的遊客通常一日來回,騎馬前往觀賞Tajwas百年冰河。前往Tajwas冰河的一路上景色寬闊,四月底,四周的群山依舊覆蓋在層層厚雪裡,非高山樹種尚未長出新芽。

IMG_7540-1

除了騎馬,還有人力雪橇車可以玩。一開始喊價500盧比,成交價可以到50-100之間。

Sonamarg

遠處的Tajwas冰河一片深雪,無法再靠近。不過,能置身於如童話般的白雪世界,對大部分的人來說已經非常滿足。

帕哈甘 Pahalgam

帕哈甘Pahalgam,位於海拔2,740公尺高,由斯里納加開車約3個小時的車程,除了寶萊塢片常選擇帕哈甘為場景而吸引遊客外,每年在七八月更湧進數以萬計的印度教徒,必定經過帕哈甘去到Amarnath Cave朝聖,一座由冰雪自然成形的巨大濕婆神像洞穴。同樣的,在喀什米爾哪裡都能爬山,喜歡短期健行的朋友可以來這裡走走散散心,我穿平底鞋就上去了,想騎馬也是可以,價格不會超過1,000盧比。你也可以以帕哈甘為起點,來個為期4天3夜的Kolhoi Glacier健行。未來等我自己親自去過再來跟大家分享。

登上Pahalgam山頂(Baisaran)是平坦的大草原,如果沒有小販打擾,是一個可以愜意一下午的好地方。在這裏有很多小販會拿著藏紅花瓣 (Saffron) 跟圍巾來煩你,都說是他們自家織的種的,說價格沒被剝削過,可以便宜賣之類的話…! 千萬別買,因為你買得再便宜,都是假的。

Continue reading

2014喀什米爾七大湖健行

很晚,我才喜歡上登山。開始的一兩次,當望著眼前永無止境的上坡,我的心裡滿滿咒罵,想,幹嘛折騰自己?!之後直到現在,這樣的情緒不再有過;在越過無數上坡後看見的風景,讓人不再計較曾經付出的多少。

第 一 天

Naranag – Gangabal雙子湖

清晨五點多我們一行12人在達爾湖邊等著,整裝準備前往健行起點Naranag。個人裝備、帳篷毛毯、炊具食物一堆東西,共三台吉普車,連車頂也滿滿。

我一向不喜歡拍團體照,偏偏我們從小最常拍的就是合照;這次除了我們12人外,登山嚮導是船屋家的Feroz,船屋爸爸來幫忙,哥哥因為愛釣魚也一起來了,3人;馬伕6位+1位跟著馬夫爸爸一起來幫忙的。算算共22人。(攝於Naranag) Continue reading

公路傳奇 Leh highway

兩年前,從列城搭夜車到喀什米爾的路上,除了滿天星斗,我幾乎錯過所有風景;此刻,我們幾人一路從喀什米爾遊到列城,沿途壯闊的山景,終於讓我見識到喜馬拉雅群峰的傳奇。

由斯里納加 (Srinagar) 往列城( Leh) 這段450公里長的公路,是很多背包客來到北北印必經的一條朝聖公路。如果你也把這一段路規劃進旅行的行程,建議從斯里納加往列城的方向移動,這一邊過去的風景,就我個人而言,美多了。

交通方式

*共乘吉普車: 發車時間不定,有時候未湊滿一車也會上路,沿路停休息站吃飯上廁所,費用約2,000-2,500盧比之間。
*長途公車: 早上發車,晚間停Kargil休息一晚(住宿自理),隔天抵達列城;公車速度慢,時間冗長。費用在1,500盧比左右。
*包車:包車的目的主要是為了依照乘客的需求,讓乘客沿途停靠著名景點拍照。中途停靠Kargil一晚,隔天下午抵達列城。兩天一夜的行程費用約在20,000-25,000盧比間,七人滿座,可以跟包車司機談包含Kargil的住宿。但由於斯里納加到列城的路況很差,有時候遇上下雨天更加難行,一般,價格低於這個區間,司機上路的意願通常不高。 Continue reading

one fine day at Gangabal trekking

大湖健行結束了將近一個禮拜,到現在我還找不到適當的文字來描述這趟不可思議的旅程;日本作家星野道夫曾說: 一個體驗要在心中開花結果,是需要一段時間的。對於參與這段旅程的每個人,你們都是最棒的。在過去,我們未曾嘗試過如此艱辛漫長的健行路,在未來或許也不再有機會再次上路,或許就這麼一次,緣分讓我們一群素未謀面的每個人齊聚他鄉,一起尋找人生路上屬於自己的一小塊拼圖。旅程的結束不是停止,而是新篇章的開始,不是?

期待和大家再次相聚,希望你們一切都好。

圖: 7/21 gangabal lake的午後山景,Haramukh。

大口呼吸 Deep Breathe!

今天的心情留給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