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索爾瑪 Sonamarg in Spring

當自己還是以一個旅人的身分造訪喀什米爾時,無論看到什麼,都覺得一切是那麼地新鮮有趣;定居後,逐漸調適異地差異性,生活回歸日常,眼前看到的似乎變得平常,那份原始的衝擊也逐漸被磨平,尤其,每當陪同初次造訪喀什米爾的旅人時,這樣的體會最為深刻。還好,在大自然面前,面對它不斷轉換的面貌,那份悸動,還在。

DSC_5656-1

來了索爾瑪(Sonamarg)好幾次,春、夏、秋各有它的美,冬季氣溫降至零下10-20度,豐厚的下雪量阻斷了往來道路,連當地人也無法一窺究竟。索爾瑪除了是著名的七大湖健行登山口,也是斯里納加往列城的唯一道路必經地之一,由於四周環繞壯闊的喜瑪拉雅群峰,每年為當地帶來無數的觀光人潮。一般,索爾瑪在十一月低封路封山,要到隔年的五月中下旬才會開放車輛和遊客,今年的氣溫比起往年提早一個月回暖,四月底已經開放,而前往列城的道路因位處更高海拔,依舊關閉中。

從斯里納加到索爾瑪的單趟車程約3個小時,不以登山為目的遊客通常一日來回,騎馬前往觀賞Tajwas百年冰河。前往Tajwas冰河的一路上景色寬闊,四月底,四周的群山依舊覆蓋在層層厚雪裡,非高山樹種尚未長出新芽。

IMG_7540-1

除了騎馬,還有人力雪橇車可以玩。一開始喊價500盧比,成交價可以到50-100之間。

Sonamarg

遠處的Tajwas冰河一片深雪,無法再靠近。不過,能置身於如童話般的白雪世界,對大部分的人來說已經非常滿足。

帕哈甘 Pahalgam

帕哈甘Pahalgam,位於海拔2,740公尺高,由斯里納加開車約3個小時的車程,除了寶萊塢片常選擇帕哈甘為場景而吸引遊客外,每年在七八月更湧進數以萬計的印度教徒,必定經過帕哈甘去到Amarnath Cave朝聖,一座由冰雪自然成形的巨大濕婆神像洞穴。同樣的,在喀什米爾哪裡都能爬山,喜歡短期健行的朋友可以來這裡走走散散心,我穿平底鞋就上去了,想騎馬也是可以,價格不會超過1,000盧比。你也可以以帕哈甘為起點,來個為期4天3夜的Kolhoi Glacier健行。未來等我自己親自去過再來跟大家分享。

登上Pahalgam山頂(Baisaran)是平坦的大草原,如果沒有小販打擾,是一個可以愜意一下午的好地方。在這裏有很多小販會拿著藏紅花瓣 (Saffron) 跟圍巾來煩你,都說是他們自家織的種的,說價格沒被剝削過,可以便宜賣之類的話…! 千萬別買,因為你買得再便宜,都是假的。

Continue reading

2014喀什米爾七大湖健行

很晚,我才喜歡上登山。開始的一兩次,當望著眼前永無止境的上坡,我的心裡滿滿咒罵,想,幹嘛折騰自己?!之後直到現在,這樣的情緒不再有過;在越過無數上坡後看見的風景,讓人不再計較曾經付出的多少。

第 一 天

Naranag – Gangabal雙子湖

清晨五點多我們一行12人在達爾湖邊等著,整裝準備前往健行起點Naranag。個人裝備、帳篷毛毯、炊具食物一堆東西,共三台吉普車,連車頂也滿滿。

我一向不喜歡拍團體照,偏偏我們從小最常拍的就是合照;這次除了我們12人外,登山嚮導是船屋家的Feroz,船屋爸爸來幫忙,哥哥因為愛釣魚也一起來了,3人;馬伕6位+1位跟著馬夫爸爸一起來幫忙的。算算共22人。(攝於Naranag) Continue reading

公路傳奇 Leh highway

兩年前,從列城搭夜車到喀什米爾的路上,除了滿天星斗,我幾乎錯過所有風景;此刻,我們幾人一路從喀什米爾遊到列城,沿途壯闊的山景,終於讓我見識到喜馬拉雅群峰的傳奇。

由斯里納加 (Srinagar) 往列城( Leh) 這段450公里長的公路,是很多背包客來到北北印必經的一條朝聖公路。如果你也把這一段路規劃進旅行的行程,建議從斯里納加往列城的方向移動,這一邊過去的風景,就我個人而言,美多了。

交通方式

*共乘吉普車: 發車時間不定,有時候未湊滿一車也會上路,沿路停休息站吃飯上廁所,費用約2,000-2,500盧比之間。
*長途公車: 早上發車,晚間停Kargil休息一晚(住宿自理),隔天抵達列城;公車速度慢,時間冗長。費用在1,500盧比左右。
*包車:包車的目的主要是為了依照乘客的需求,讓乘客沿途停靠著名景點拍照。中途停靠Kargil一晚,隔天下午抵達列城。兩天一夜的行程費用約在20,000-25,000盧比間,七人滿座,可以跟包車司機談包含Kargil的住宿。但由於斯里納加到列城的路況很差,有時候遇上下雨天更加難行,一般,價格低於這個區間,司機上路的意願通常不高。 Continue reading

one fine day at Gangabal trekking

大湖健行結束了將近一個禮拜,到現在我還找不到適當的文字來描述這趟不可思議的旅程;日本作家星野道夫曾說: 一個體驗要在心中開花結果,是需要一段時間的。對於參與這段旅程的每個人,你們都是最棒的。在過去,我們未曾嘗試過如此艱辛漫長的健行路,在未來或許也不再有機會再次上路,或許就這麼一次,緣分讓我們一群素未謀面的每個人齊聚他鄉,一起尋找人生路上屬於自己的一小塊拼圖。旅程的結束不是停止,而是新篇章的開始,不是?

期待和大家再次相聚,希望你們一切都好。

圖: 7/21 gangabal lake的午後山景,Haramukh。

大口呼吸 Deep Breathe!

今天的心情留給自己!

釋放 into the wild

2012年10月在喀什米爾的Aru健行,這個吉普賽領隊像在走平路,遠遠把我甩在身後

以前,我不是一個熱衷大自然的人,自從06年走過西班牙的朝聖之路後,短短的25天徒步之旅從此改變我之後觀看的風景。雖然在台灣爬過幾座百岳,從不行前鍛鍊,一路總氣喘吁吁,但還是去了又去。登山我不期待攻頂,而是穿過無數山林小徑後漸露的一大片藍天。那帶給我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