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喀什米爾10天9夜七大湖健行 / 行程

DSCF4009

帶 你 登 頂 後 看 見 天 堂 秘 境 的 美

大部分的人一聽到喀什米爾,第一個聯想到的便是它高貴柔軟的羊毛。的確,這裡的好山好水孕育了豐富的物產,相對地也成為百年來兵家必爭之地。結束英國殖民後,喀什米爾經歷了一段時期的生靈塗炭,最後一部分歸屬巴基斯坦(巴控喀什米爾),一部份則歸屬印度(印控喀什米爾)。

DSCF7325

喀什米爾位處喜馬拉雅群山的克拉崑崙山系,壯闊的冰河地形吸引了熱愛登山健行的各國人士,最著名的一條健行路線非七大湖健行Seven Great Lakes Trekking莫屬;行進間除了可欣賞到層層堆疊的壯闊群峰、延伸交錯的縱谷,以及一望無際的高山草原外,最令人心神嚮往的便是那一座座靜躺於山腳下,湖面映照著藍天白雲的清澈大湖,湖泊高度在3,500-3,800公尺之間。

DSC_9965-2

本健行可就近觀賞西喀什米爾第二高峰海拔超過5千公尺的聖山Haramukh,以及世界第九高峰,位於巴基斯坦的Nanga Parbat。

登 山 客 輕 裝 上 路

進行喀什米爾高山湖健行需辦理入山證,隊伍由登山嚮導帶領,健行期間雇有廚師一名烹煮團隊的每一餐,夜晚則搭高山帳棚2~4人一帳夜宿營區。登山客輕裝上路,僅需負重個人隨身小背包。行進間備有2~3匹馬供輪流騎乘。

Continue reading

Sherni Project / 村民生活與環境共生篇

在你開始閱讀之前,我希望你可以花一點時間先閱讀這一篇文章;家園茁壯計劃 / 源起篇,以幫助你了解這個計劃的源始。

我 哼 著 流 浪 者 之 歌

img_5307

很久很久以前,在還沒有聽過現今印度這個國家以前,比波斯帝國更久以前,在喀什米爾河谷流域尚未繁榮興盛以前,喀什米爾的群山縱谷間往來著幾支不同族系的吉普賽人,各自說著口音相近的吉普賽語。一般相信,這些趕著羊群翻山越嶺遷移至喀什米爾群山而居的吉普賽人來自中亞,是雅利安人的後代,是強悍的戰士。他們跟現代的歐洲人有沒有直接的血緣關係我們不得而知,吉普賽人從不講究出生,對於自己的血統也不感興趣;天是頂,地是家,而山是任他們自由穿梭的領地。夏天他們住帳棚,冬天住土屋,放牧養自己的牛羊汲取奶水,畜馬馱運往來的物資,他們在看不著邊境的土地上默默耕耘,一山又一山,一切取之自然用之自然,千百年不變,而山以外發生的文明爭端對這些牧羊人的後代來說只是口耳相傳的歷史故事。

在還沒來到喀什米爾旅行之前,無論是喀什米爾的河谷還是高原,喀什米爾人、吉普賽人還是牧羊人一類的名詞對我來說像是古代民間流傳的奇地和奇人,無從想像,也很難把他們和我的生活作任一聯想,即使隔著螢幕和書頁觀看而感動落淚,充其量我只能當個情感過於豐富、太多愁善感的旁觀者。如果不是因為愛情,喀什米爾只是我旅行的其中一個驛站,如果不是因為愛,我必定是那一旦離開便開始遺忘的旅人,為了愛我留了下來,一夕之間那些原本只活在傳奇簿裡的人物開始一個個生動地在我眼前說唱起舞,我從局外走入局內一起攪和現實人生,我的情緒不再假手他人的導演便自然騷動起伏,我的心在高潮迭起的即興劇裡時而沉重,時而狂喜。

Linnie Traveler / 2017 Kashmir Seven Great Lakes Trekking

我的旅人常好奇地問我生活,但說實話,我的生活跟在世界另一邊的你沒太大的差別;人性是雷同的,你能想像的任何人生劇場每天在世界各個角落全天候不間歇地熱淚演出。唯一,你我最大的不同也並非在物質環境上的較量,更不是宗教文化人種上的迥異,而是我所面對和關心的這些人,他們是生活在時代巨輪下被遺忘的一群;他們是我的先生阿飛和他的家人,是我們在山上一起工作的吉普賽人和他們的家人,現在,他們是我的家人。 Continue reading

2017喀什米爾七大湖健行分享 / 我有一個夢想 I Have A Dream

獻 給 我 的 Sherni,謝 謝 妳 給 了 我 夢 想

12天後,再次回到Haramukh聖山下的Nundkol湖區,我去看了Sherni。隔天,我和阿飛決定就地埋葬她,這天剛好是穆斯林神聖的禮拜五。

img_5511

在我開始寫這篇健行筆記之前大概已了然於胸,這次的書寫對我是困難的;回顧這兩三年寫的分享文以及曾經拍過的無數照片,平心而論,已足夠詮釋我心中喀什米爾高山的美。如果我選擇誠實面對自己,如果我具備足夠的智慧和勇氣,如果我不畏懼,如果我具備客觀公平,這一次我希望能跨越瑰麗甜美的風景表象講述一個夢,這個夢並不偉大,它的啟蒙跟你我曾經有過的夢想一樣,都是為了找到自己,實現自我,如果它茁壯了,會幫助到需要的人。

這個夢,從我的女兒Sherni開始。

Sherni的出生其實是個意外。去年七月的一天,就像Naranag人家如常的每一天,總會放自家的馬在村莊附近自由活動到處飽餐直到傍晚才會去帶回家。在Naranag從事馱運工作的馬匹大多是公馬,為了避免發情影響工作,大部分從牧羊人家那裡買來後就會進行閹割,Sherni的父親剛好是例外,就被我們馬伕家的母馬LiLi遇上了。按照時間推算下來,去年大湖健行期間LiLi已經懷孕,不過她表現如常地穩重,連主人Laga也毫無察覺,經過11個月的妊娠,Sherni出生了。

DSCF6646-1

今年七月下旬,不到兩個月大的Sherni跟著母親LiLi開始了她第一次的七大湖長征。 Continue reading

無題 Untitle

抵達這趟路最後一個四千啞口Nichnai Pass,我從背包裡拿出一瓶背了七天的蘋果汽水,就我們幾人,享受著一口氣泡在嘴裡跳躍的純粹喜悅,卻渾然不知晚上即將降臨的風暴,不是天之災,而是人之惡。

對於這一趟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回來後我馬上寫了篇文章,期待發文後能得到共鳴和探討,但思考了好幾天,最後還是決定先放著。對於我這個半途出家做旅遊的人,我需要重新定義我要的服務業。

我的女兒 My Sherni

去年大湖健行期間,我騎乘的LiLy已經懷孕,但她的主人Laga卻毫無察覺,經過12個月的妊娠,今年LiLy的身邊多了個小跟班,一隻僅兩個月大的女兒,不過沿路哺乳讓媽媽的身體相對虛弱,也影響到她的工作狀態。後來Laga說他們家其實不想要小馬,我一聽,也不知哪來的啟發,跟阿飛不到兩三句商量,我們便買下小馬,馬上當了爸跟媽。該幫女兒取什麼名字我想了很久,將近才思枯竭,阿飛一出口便讓我讚嘆,Sherni,意思是雌獅或母虎。希望Sherni能在這個響亮名字的加持下健康長大。

Sherni順利完成她生平的第一次七大湖健行,無恙。

Kashmir Seven Great Lakes Trekking 2017

Sherni的旅程,持續中!

六月的Gangabal湖健行

何其幸運,我可以在這裡,親眼見識大自然如何蛻換它的面貌。

六月第一次的Gangabal健行,湖依舊埋在雪裡,即使攀上啞口,深長的積雪橫躺去路,最終還是折返,直到中旬,終於抵達。

第一、二天持續下雨,遠處的山景被遮蓋在濃霧裡,化不開。無論如何還是要繼續前進。

第二天下午雲霧逐漸散去,我們期待接下來兩天的好天氣! Continue reading

三顧 Gangabal Lake

同樣的地方,因為光,因為季節,更多是因為心境,讓我們看見不一樣的風景。

左至右,Palmer、港妹、肥臉(親愛的室友)、Jodi、洽吉。感謝朋友們組團來喀什米爾玩,有你們的陪伴讓健行更有趣:)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