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Untitle

抵達這趟路最後一個四千啞口Nichnai Pass,我從背包裡拿出一瓶背了七天的蘋果汽水,就我們幾人,享受著一口氣泡在嘴裡跳躍的純粹喜悅,卻渾然不知晚上即將降臨的風暴,不是天之災,而是人之惡。

對於這一趟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回來後我馬上寫了篇文章,期待發文後能得到共鳴和探討,但思考了好幾天,最後還是決定先放著。對於我這個半途出家做旅遊的人,我需要重新定義我要的服務業。

我的女兒 My Sherni

去年大湖健行期間,我騎乘的LiLy已經懷孕,但她的主人Laga卻毫無察覺,經過12個月的妊娠,今年LiLy的身邊多了個小跟班,一隻僅兩個月大的女兒,不過沿路哺乳讓媽媽的身體相對虛弱,也影響到她的工作狀態。後來Laga說他們家其實不想要小馬,我一聽,也不知哪來的啟發,跟阿飛不到兩三句商量,我們便買下小馬,馬上當了爸跟媽。該幫女兒取什麼名字我想了很久,將近才思枯竭,阿飛一出口便讓我讚嘆,Sherni,意思是雌獅或母虎。希望Sherni能在這個響亮名字的加持下健康長大。

繼續閱讀「我的女兒 My Sherni」

美好的一天

大湖健行結束了將近一個禮拜,到現在我還找不到適當的文字來描述這趟不可思議的旅程;日本作家星野道夫曾說: 一個體驗要在心中開花結果,是需要一段時間的。對於參與這段旅程的每個人,你們都是最棒的。在過去,我們未曾嘗試過如此艱辛漫長的健行路,在未來或許也不再有機會再次上路,或許就這麼一次,緣分讓我們一群素未謀面的每個人齊聚他鄉,一起尋找人生路上屬於自己的一小塊拼圖。旅程的結束不是停止,而是新篇章的開始,不是?

期待和大家再次相聚,希望你們一切都好。

圖: 7/21 gangabal lake的午後山景,Haramuk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