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我是老大

忍受,對大部分的人來說可以是待價而沽的。在新德里的這幾天,我觀察到自己的忍受曲線如何飆到高點,然後再降到正常值以下。

德里的這家旅館,老闆坐在櫃檯裡面,眼鏡掛在鼻頭上,看著我的護照謄寫資料,接著把厚重的房客簿轉向我要我簽名,看到國籍被寫成CHINES,也就是中國的意思,我馬上糾正不是中國是台灣,他指著護照上的China說: 你的護照寫中國我就寫中國! 我又馬上說不是中國是台灣,他馬上一副捍衛印度主權似的,強硬的對我宣示:現在你在印度,我是老大,我愛怎麼寫就怎麼寫!!!?!在午夜的德里我把台灣吞進肚子裡,跟他殺了微不足道的零頭,要了一瓶礦泉水,就進房間了。

如果我訂的這間單人房只要300盧比,當我走進房間時,我可以忍受的有:烤箱般的溫度、連不上的無線網路、蓮篷頭流下幾條可憐的小水柱、窗外是別人家的冷氣口。但,我一個晚上付690盧比…以上這些都變得難以忍受。

晚上我幾乎不能睡,身體像是在烤箱裡不斷反轉的烤肉,輾轉難眠,而腦袋也不斷地設想如何跟老闆周旋才能凹到免費的冷氣。提早退房威脅他?但他會不會亂扣我的錢?光在德里的三晚住宿就花掉我這三天預計的大半費用。整晚就想這想那,心中的氣不斷攀升,無法平靜。還好,沒多久,夜晚終於結束。

一早,街頭開始喧囂,我有了不同的想法;覺得一人隻身在外,尤其像印度這樣特別的國家,光是面對外面未知的環境都需要倍數的勇氣,如果連住的地方都無法安頓,怎麼讓心得到真正的休息?而就在決定的同時,我的心也跟著安靜下來。

印度國立博物館是我的第一個景點,由舊總統官邸改建,展物雖多但大部分卻給人不甚輕快明亮的感覺,它們就像立在德里街頭的古蹟一樣,佈上一層厚重的灰,令人難以吸收它的文化內涵。

我坐在大廳發呆,後方廁所飄來陣陣尿騷味。看著前方落地窗上陳年的老塵,印度似乎已逐漸在我面前毫不遮掩地展現它著名的惡名昭彰。德里是我進入印度的第一道門,門裡面有嘟嘟車亂竄、喇叭聲亂按、行人亂閃,街上不時有尿騷味飄鼻、有招攬生意的騷擾無法躲,更有熱浪不斷往你身上衝。而現在,我要學的是領教,並且讓忍受的感官退化,因為在印度,忍受永遠不嫌少,而你的精力永遠不嫌多,花太多時間判斷事情的對與錯只會消耗你的精神,聽不到心的聲音。我想我人都來了,那就得多學著在印度的烈日下見招拆招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