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放 into the wild

2012年10月在喀什米爾的Aru健行,這個吉普賽領隊像在走平路,遠遠把我甩在身後

以前,我不是一個熱衷大自然的人,自從06年走過西班牙的朝聖之路後,短短的25天徒步之旅從此改變我之後觀看的風景。雖然在台灣爬過幾座百岳,從不行前鍛鍊,一路總氣喘吁吁,但還是去了又去。登山我不期待攻頂,而是穿過無數山林小徑後漸露的一大片藍天。那帶給我釋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